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环太平洋2]陪伴①

机甲开发出自我意识设定
全员日常向,时间线环二战后
主黑浪黑,冬日阿贾克斯和拳击手cp有(①可能看不大出来)
看完环太平洋2以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看到狂怒黑曜石和复仇流浪者,第一反应:卧槽他们怎么这么像。第二反应:卧槽他们怎么这么像一对儿cp。
啊他俩的宽肩窄腰大长腿我能舔一万年。
第一次写机甲,文不对题,私设如山,废话特多,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科技盲一个,电影里边的专有名词记不全了,如有不足请指出,谢谢^_^
………………here we go………………
一、
       PPDC可能到底还是觉得狂怒黑曜石除了研究还是有一定剩余价值的。所以他们并没有把黑曜石直接肢解切片研究,而是在取样后修好了他,还给他配置了一个双人驾驶舱和新的能源核心,一个崭新的,如同复仇流浪者的一样的橙黄色涡轮状核心。
      至于复仇流浪者,PPDC没有派遣运输机将他在富士山的残骸拖回来。他损毁太严重,但所幸核心cpu保存得还不错,杰克将它带了回来。所以基地斥巨资按照流浪者原有的设计方案重新组装了他的机体还给他做了几项升级,其他被损毁的机甲也是把还比较完好的部位运回来,再重新组装。
       由于那一场大战下来剩下的驾驶员寥寥无几,黑曜石还没有迎来他的驾驶员,只好静静地伫立在他的机位上。
        然而,谁也没想到黑曜石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人们都清楚太平洋海底的虫洞到底还是没有全部关上的,时不时有几只体型小的怪兽从未关紧的裂缝中钻出来搞点小破坏。那天正好中国香港附近的虫洞活跃,两只三级怪兽出现在莫玉兰基地附近。
      两只三级怪,放到现在来说只能算是两只小家伙。但是基地里的军官们那个愁啊。机甲是不缺的,可是驾驶员缺啊。这下连学员都还在接受治疗呢,没有驾驶员,光是机甲站在那里也不顶用啊。
     怪兽渐渐逼近,战斗机进攻掩护人们先撤入基地,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就在这时,一抹光自狂怒黑曜石橙黄的光学镜闪过。站在机甲面前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黑曜石竟然在没有驾驶员操作的情况下动了,自己向着基地大门走去。
    “怎么回事!!”所有人的通讯器响成一片,指挥中心的军官确认了好几次黑曜石的驾驶舱内无人也没有精神链接,可是他头部的怪兽次级大脑早八百年就被取下来了,到底是谁给他下了指令?
      在众人都以为黑曜石身上还有什么被先驱控制的地方这会儿是准备投奔怪兽时,黑曜石早就走出了基地迎着两只怪兽大步上去,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怪兽较柔软的腹部把它撂翻进海里。
       另一只怪兽猛扑过来,黑曜石一个转身把它拦腰抱起来了一个过肩摔,两只怪兽在水下滚成一团。
       黑曜石毫不犹豫地下了水,两只三级怪兽只有被他摁在海底摩擦的分儿,不大一会儿就完事儿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黑曜石全程都没有弹出他最趁手的武器——那双链锯,也没有开导弹,这让他不可避免地受了一点损伤。
      打完了,黑曜石上岸返回基地,在一干人诧异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机位站好,光学镜中闪动的光芒又熄灭了。
     工程师们围着黑曜石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天,把他的程序仔仔细细地研究了,终于确认:
      狂怒黑曜石,形成自主意识了。这自主意识来自于怪兽次级大脑与他的机体链接时产生的一种生物电流,导致他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和思想,与他的cpu一起控制自己的机体。但这种自主意识还是比较弱的,黑曜石并不能完全掌控机体,能动但是不能驾驭自己身上的装备,这也是他之前战斗时没有使用链锯和导弹的原因。而且,单靠自主意识战斗后会有长达几天的休眠期,所以研究人员暂时没能和黑曜石对接交流。
       这是一个大发现。如果能将这种技术普及所有的机甲的话,驾驶员与机甲链接的精神负担将会少很多,甚至一个人也能操控机甲。在减少对驾驶员需求的同时,机甲拥有自己的意识,在战斗中反应会更加灵敏而且与驾驶员配合更到位。
       很快,工程师们试着把黑曜石身上的生物电流传导到其他机甲上,使他们都开发了自主意识。
      这下,机舱可热闹了。 这里面常年二十四小时回荡着的除了人的说话声、机械的工作噪音,又多了一种声音:带着电流声的机甲的大嗓门儿。人走在机舱里可得时刻留意头顶,如果你不想被这些大个子们一脚踩扁的话。

二、
       尽管生物电流是相同的,但每一个机甲的性情都是不一样的。
      复仇流浪者喜欢待在狂怒黑曜石身边,一蓝一黑俩大个子一起坐在机位上。安全起见,他们其实并不被允许有太多的走动。流浪者的性子有点像杰克潘考斯特,但不会显得太吊儿郎当;而黑曜石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和驾驶员接触过,显得沉默寡言。
     也许是因为相像,流浪者显然对黑曜石是很好奇的,而且他相信黑曜石同样对他抱有探究的欲望。
     流浪者在黑曜石面前是憋不住话的,可惜他搭着人家的肩说一堆话黑曜石也不过给一两句的回复。
       “嘿老伙计,珍惜一下你的声卡消停会儿行吗?” 杰克穿着作战服向他们走来,明显是有任务了,“走吧,让狂怒黑曜石清净一会。”
      我并不觉得他很吵,黑曜石想。他看着流浪者起身,见他黄色光学镜中的光向上闪了一闪,大概是在模仿人类翻白眼的动作。
      不过好像确实是安静了一点。
      黑曜石环顾四周。冬日阿贾克斯本是警用机甲,最近为了开发自主意识也来到了莫玉兰,此时正和小不点拳击手坐在对面机位上——准确的讲,拳击手站在阿贾克斯的手掌上,阿贾克斯坐在地上。
      “冬日阿贾克斯你再拿手指戳我试试信不信我把你手指头全焊在一起啊!”拳击手抱着头,气得声卡都发出了破音。
      “没有戳,我只是想拍拍你的肩膀而已。”湖蓝色的警长听上去很愉悦,然后熟练地伸手接住了朝他的面部装甲砸来的一团金属球。
        冬日阿贾克斯平时一副严肃的正经样儿,其实性格很温和。但面对小小的拳击手他总是玩心大起,有时候他把拳击手逗急了,小机甲会团成球砸在他的面部装甲上然后跑掉。
         另一边,军刀雅典娜、凤凰游击士和极致守卫者围成一圈蹲在机位上,他们年轻的驾驶员们刚刚与他们一起完成了模拟实战训练却还留在驾驶舱里,欧阳津海试图教会他们一种中国传统棋牌游戏——斗地主。
       在此之前,他们也教过机甲们剪刀石头布什么的。或许正是因为年轻驾驶员们都比较活泼,这仨机甲也是整个基地最不令人省心的家伙,对人类社会的好奇心尤其强烈,满基地乱窜是很经常的,不过要说真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的话,大概就是竖中指这个动作让几乎整个基地的机甲都学会了。(当然冬日阿贾克斯是不会允许拳击手这么做的,这同样使拳击手感到气闷——为什么阿贾克斯总把他当未成年机!)
      “嘿,小鬼们!下来,不要随便浪费机甲的能量!”奈特站在高处的平台上,用扳手狠狠敲击着栏杆喊道。他的伤还没有好全,没和杰克一起出任务,而是和漂亮的女工程师一起准备给黑曜石做例行的机体检查。
      黑曜石配合地站起来,让他们检查他的外部装甲和扫描关节内部的轴承结构。
      基地的机甲工程师都不得不承认,制造黑曜石的家伙是个高手。无论是外部装甲的材料、内部各零件的组装还是武器火力的配置,都高于基地中机甲的水平。奈特想起之前杰克和他聊天时说过:“我简直迫不及待想钻进黑曜石的驾驶舱试试和他链接的感觉了。”
       奈特当即不屑地哼道:“我觉得还是流浪者更性感一点,和我一样帅。”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和他试试的欲望?”
      “好吧,是有一点。”但搭档一如既往的流氓句式令他不想承认这一点。
       此时看着这个比复仇流浪者还要高大的家伙,奈特知道,他对每一个驾驶员或学员都有巨大的吸引力。
     “狂怒黑曜石,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战斗吗?”检查完了,奈特还是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一直埋在他心里的问题。
      黑曜石的光学镜闪了闪,带着电流声的低沉嗓音回答道,“当然,没有谁会拒绝更强大的力量。”
      也没有谁会拒绝友谊和爱情的陪伴。

TBC.

评论(2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