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喻王2018文州生贺]Glad You Came(全)

陪文州过的第一个生日!
从生日写到情人节emmmmm
前几天发的(1)写得实在太赶有点难看,所以改了一下为不影响阅读发了全文,不好意思QAQ
这是一个自我坦白心迹的OOC的大眼,是坦白心迹,坦白心迹,不是表白……
灵感源自Boyce Avenue的《Glad You Came》很适合喻王的一首歌^_^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时间是世邀赛后一个赛季
本生贺文全文的喻几乎都存在王深深的脑海里:)
[]内为书信内容,内容不很正式还请多担待 ………………here we go………………      
      世邀赛后,国内联盟的比赛依然要继续。冬休前的最后一个有常规赛的周六,恰好就是二月十日。
      恋人的生日和比赛日撞了,王杰希也十分无奈。
      “抱歉文州,今年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还是处于两地分居状态的他们每个晚上都会通一次电话,分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也只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
      “没事啦杰希。”电话里,喻文州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润,带着粤味的软糯。他轻笑一声,“不过,我可不可以期待一下我的生日礼物呀?”  
       “当然,敬请期待。”
         又聊了一会,两人互道晚安后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睡觉,而是回到书桌旁找了好一会儿,划拉出一叠前阵子联盟出的五圣周边信纸,又拿了手机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坐下来开始写信。

         [致 文州:  
                生日快乐!
               很遗憾不能当面送上我的祝福。不过这封信和你的礼物会在比赛前送达,希望它能给你一个好心情。                    我知道某人总是觉得我不够坦率,所以今天可以了了你一个夙愿。
               至于你蓝雨再抢微草一个冠军的夙愿,我只能说,没门儿:)]  

       王杰希平时的字体介乎于行书与草书之间,但眼前这封信件还是挺特殊的,当然不能龙飞凤舞地写。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完开头后,平生第一次干这事儿的魔术师大大发现,他好像,没词儿了。
      说些什么好呢?正想着,耳机里传来舒缓的英文男声,伴着吉他和小鼓,像潺潺的河水一样流入耳中。
       王杰希心中那点无措而焦虑的情绪像是得了安抚一般,慢慢在歌声中平静下来。
      他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是喻文州推荐给他听的,那是在之前夏休期的一次晚间饭后散步,两人共享一副耳机听喻文州手机里的歌。喻文州是平时习惯戴着耳机听歌做事的(后来他把这个习惯传染给了王杰希),手机里杂七杂八各种语言的歌都很多。王杰希听着挺有好感,就随口问喻文州这是什么歌。
        “Glad You Came。”喻文州笑答,“杰希也喜欢这首歌吗?”
      “还不错。”  
        歌声就像那个人,是温和的,又有一股坚定的向前的力量。王杰希的思绪随着歌声展开,思路自然水到渠成了。

        [那么先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讲起?      第二赛季嘉世对百花,我在你后边看你记笔记,想着还有人比赛没完就开始做战术分析呢,就忍不住跟你一起思考了。我见你在思考一叶之秋破繁花血景的瞬间,好像有点苦恼的样子,所以我就把我的思路说出来了。
         你当时有点惊讶地转过头来向我笑——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得不说那真有点惊艳——然后我知道了你是蓝雨的喻文州,你知道我是微草的王杰希。
         当时,我可是相当期待和你在下个赛季会面的,因为我想你的战术头脑肯定能让你成为叶秋之后第二个心脏,没想到你和黄少天竟然放了我一赛季的鸽子←_←]  

       王杰希写完这一段,索性开玩笑似的在后面画了个小表情。但他顿了顿,还是很正经地在下面添了几句:     

     [说实话,那时候,我很欣赏你。方士谦当时见我研究一个还没出道的“蓝雨小毛头”的资料,还说我着了魔。但我想,就算着魔也是你对我下的诅咒。]  

       他停下笔,往事经过差不多十年时间的洗礼,依然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他往下写:  
   
       [是了,诅咒。我总是觉得,喻文州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诅咒?让我的目光不曾离开你。
        第四赛季你出道撞新人墙,我本想安慰你,你倒是开口问我和团队脱节的问题。
        说来也好笑,微草队内配合的矛盾还是蓝雨队长参与分析的,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PK帮过新人墙,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吧。
        只有一个赛季的相处,我却能渐渐感觉到,你和我互相理解,彼此支持,是多么的默契。]    

      王杰希已不记得他们俩加上黄少天在那个赛季PK了多少次,喻文州心脏的套路开始逐渐积累,配合黄少天的机会主义风格,剑与诅咒优秀的防守反击战术慢慢形成,有时候还能出其不意地连魔术师也着了道。
       同样,当王杰希打算转换打法时,喻文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王队,你可想好了?”
        “嗯。”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王杰希义无反顾。只是他还不能向微草的队员们透露这个想法,连方士谦也不能告诉,不然只会扰乱军心。所以他来找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会理解他的心思。
        喻文州果然没说什么,只是陪他一次次对练,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他讨论。
       在数不清的漫漫长夜中,王杰希总是开着荣耀竞技场,手边放着咖啡和笔记本,和远隔千里的喻文州连麦讨论。听着耳机传来那人温软的嗓音,王杰希简直都能想象得到网线那一头的人时而皱眉深思,时而微微一笑的模样,直至夜深。

      [也许是——我不太记得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吧。因为我们如此相配。]  
  
      王杰希一边写着,一边嘴角都不自觉地带上一丝笑意。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还秃噜了一把头发。

       [我知道许多人以为你喜欢黄少天,但我一直觉得你会关注我。也许这就是你说的“魔术师的迷之自信”?我更倾向是我们同性相吸。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心照不宣地互相喜欢就是不说——当然,我得承认这是我的不自信。然而我没想到你会在第五赛季向我表白。]  

      是的,表白。王杰希对那个微草拿下第一个冠军的夜晚记忆刻骨铭心。
     庆功宴上尽管王杰希千般万般推拒,还是被灌了不少酒,有些醺醺然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钻出宴会厅,在露台上坐着吹风。
    “王队介意我再敬你一杯么?”
     不知何时,喻文州来到他身后。微草是邀请了一些来观战的战队参加这个宴会,喻文州显然也在邀请之列。
     王杰希有点惊讶,但喻文州还是笑吟吟的。他接过人手中的一支高脚酒杯,两支酒杯相碰发出“叮”一声轻快的声响,低度果酒金黄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摇晃。王杰希酒量还是可以的,至少不会像叶修一样一杯倒。只是酒还未入口,人已经先醉。
      “敬你的冠军,和曾经的魔术师。”
      “谢谢。”
       两人并肩坐着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忽的再次开口道:“杰希,想要今晚来个双喜临门吗?”
      亲昵的称呼让王杰希愣了一下,而后大脑开始飞速思考何为“惊喜”。期待和好奇像爪子一样抓挠他的心,但面上王杰希依旧一平二稳八风不动:
       “哦?”

     “王杰希,我喜欢你。”   

     虽然有那么一点的心理准备没让王杰希感到天崩地裂,但这突如其来的直球还是把他打得发懵。
      喻文州笑靥如故,其实细看就会发现还是有一点紧张藏在他僵化的嘴角和不经意握紧的手中。
      王杰希僵直了好一会,笑容渐渐染上嘴边:“文州……我们,还真是,心意相通啊。”  
     他向喻文州伸出手,抬眼看到青年眼底真真切切带着惊喜的笑意。下一秒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喻文州一手扣住他的头,两双唇紧紧地缠绵依偎在一起。王杰希抓住他另一只手,十指相扣。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我只能说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花怒放”。我当时第一感觉是心安的,释然的。另一感觉就是其实文州你才是我生命中的魔术师——只有你能不按套路地给我变出这么多惊喜。]

      耳机里的歌早就被调成单曲循环,歌声笼罩静谧的夜,化作岁月的柔情。

     [第六赛季我就不想提了,某人坑起我来可是毫不手软,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杰希不禁想起第六赛季季后赛决赛前一晚,明明同在b市,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打电话。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提第二天的赛事,但即将挂电话时,喻文州突然对他说:“杰希,明天要是蓝雨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
     “可以,但冠军会是微草的。”王杰希下意识就说,“微草赢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好呀。”  
      最终,蓝雨赢了。这次欢庆的轮到蓝雨了,喻文州却溜得比王杰希还快,拉着他回到酒店,一直黏黏糊糊挂在他身上。
     进了房门,喻文州的狐狸尾巴终于显现出来:“杰希,给我……好不好。”
     王杰希这才知道,喻文州是想拿他当冠军礼物。     他答应了。
    两人都是初次,探索的欲望反而让那个夜晚更加疯狂。他无比清晰地记得那一夜,在他鬼使神差地沉默着抱住喻文州后,恋人铺天盖地一般的吻;记得喻文州抱着他从门口走向床边而自己只来得及在慌乱中关掉房间的灯;也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被喻文州开发成性 感的模样,也第一次体验到谦谦君子之下,喻文州也有强硬的一面和霸道的控制欲。
      王杰希现在回想起那夜,脸上还禁不住有点儿烧,嘴角轻微抽搐。

      [不过,当我看着你捧起冠军奖杯,听到有人说起药庙之争,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我认为没有什么比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更能使人进步,就像没什么比我们之间平等的爱情更有趣。
     能与你同台竞技,也是我的幸运。
     哈,文州,你也许想不到那会儿我多想向全世界宣布,我们是对手,也是恋人。可是不行。
     所以我们只能偷偷相爱,做表面朋友。你连对黄少天都隐瞒了,不是吗?]

      所以第八赛季全明星的那场新人挑战赛,王杰希看到选手席上的喻文州起身鼓掌时,心下一惊,担心会不会暴露出什么。
     可是什么也没有,无论是观众还是选手们似乎都没有留意到蓝雨选手席的异常。
     王杰希转头看向还未坐下的喻文州。那人鼓着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和喜爱,好看的眉头却微微皱起,带着一点的……是关心么?
     彼时喻文州见王杰希看过来,便朝他歪歪头,笑得眉眼弯弯。
     王杰希心中蓦然一松。所有人——包括高英杰——都在为他这场的胜利感到惊奇,唯独喻文州,看出王杰希这一着暗藏的真正用意。(啥?叶修?这会儿深情对望的小两口眼里哪还能还有别人呢^_^)
     喻文州这几年一直看着王杰希对微草含辛茹苦地付出,敬佩是有的,但要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不过他也只是偶尔调侃一下微草好爸爸是不是也压力山大,至于安慰就没有了,因为不需要。两个心灵强大的人在一起,能够心意相通互相理解支持已经是最好的慰藉了,何须用言语来表达呢?
  
     后来王杰希还是听到喻文州说出了他对自己的真心话,在当晚聚餐喻文州喝醉的时候。
      在那个晚上王杰希作为当天的主角之一,频频被敬酒。喻文州跟在他身边,不动声色地替他挡了不少酒。结果王杰希没醉,喻文州倒是先醉了。王杰希把他扶回酒店房间,他挂在王杰希身上,酒品挺好一直安安静静的。王杰希准备回去时却被喻文州拉住了,双手环着王杰希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模糊道:“杰希……要是能多陪陪你……陪你一起……就好了……”
      王杰希一愣,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他回抱住喻文州,将头久久地埋在人脖颈间,听那人沉眠中安稳的呼吸。

       [第八赛季全明星,你给我鼓掌,还有酒后吐的真言,我都不会忘记。
       年轻时候,觉得人当如鹰,自由地盘旋翱翔在蓝天之上。遇见你,我才明白人其实应该像天鹅,哪怕有飞跃珠峰的能力,在遇见终生唯一的伴侣后,也愿意收敛了羽翼,安家在一方池塘里。
       一时的分别也没有关系,我的余生都会陪着你,文州。]

      耳中的音乐进入到高潮,男声上扬了一个调,吉他奏出轻快的弦音,小鼓打着富有节奏感的拍子。

     “The sun goes down
       The stars come out
      And all that counts
      Is here and now
      My univer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m glad you came
      I'm glad you came……”

     [嗯,还有——我的魔术师,感谢世邀赛的时候你给我的最大的惊喜。
      谁都不会忘记我们中国队拿下世界荣耀冠军的那晚上。
      我记得最深的,除了那场让我打得最爽的决赛、那尊金光闪闪的奖杯,就是苏黎世体育馆那巨大的玻璃穹顶。]

     那一个晚上,夕阳西下,繁星满天,观众已经陆陆续续地散了,偌大的场地里只剩下刚被采访完的一行人慢慢地走着,或看着叶修手上的奖杯傻笑,或悄悄别过头去一抹眼角的泪水。王杰希和喻文州照列并肩走在队伍后头,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杰希,”喻文州突然望着他开口,“我要许冠军愿望。”
     从第六赛季开始,两人就约定了谁拿冠军谁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简称冠军愿望。可惜这条约除了第七赛季夺冠时王杰希向喻文州提出要他来b市陪了自己一整个夏休期的要求以外,再没起过作用了。
     世邀赛冠军也是冠军,冠军愿望还是能许的。

     “那么,你愿意与我结为连理吗,王杰希先生?”
      喻文州突然变魔术似的从队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深色天鹅绒面的小盒子,打开只见一双款式简单的银白色指环,戒面上刻着的“Y”和“W”闪着耀眼的光芒。
     王杰希自从第五赛季被喻文州吓了一回后心脏强大多了,但还是有点懵。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变得缓慢,场馆中柔和的灯光打在眼前人微笑的脸上,将那对温柔的眼睛照得熠熠生辉;耳畔响起队友们的尖叫与起哄,黄少天嚷嚷得最大声;王杰希自从赢了比赛以后就再也绷不住脸嘴边一直带着笑,此时喜悦更是染遍眼角眉梢。他向恋人伸出手,喻文州郑重地将戒指套在他的右手中指上,指环轻轻碰上旁边食指的冠军戒指,发出细小的声响。
      “我愿意。”王杰希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回答。“我也要许冠军愿望。
     “我想要与你共度余生,白头到老,可以吗,喻文州先生?”
     “当然可以。”喻文州也伸出手,任由王杰希取了另一枚戒指套在自己手上,还抓住恋人的手轻轻落下一吻。
       “啧啧啧看不出来啊文州大眼,”叶修叼着烟道,“脱团了请吃饭啊!”
       “对对对请吃饭啊你们两个!赔偿我的心理损失还有队长你欺骗我的感情……”黄少天显然还没有在自己白菜拱了对家猪的冲击中缓过来。其他队友把这个惊喜消化了一下后也是纷纷送上祝福。
 
      [你知道吗,那天我们互相许下冠军愿望的时刻,最是重要。倘若人弥留之际真能回忆一生,那这应该是必定出现我脑海中的印象。
     我知道,相遇让我的世界再不会和以前一样。
    文州,I'm glad you came.]

     王杰希读书时期出于种种原因练过花体英文,这会儿倒还没忘,写起来顺手流畅。
     写完了,王杰希再读了几遍确认无误,想想又顺手在最后两行添上:

    [Time is slipping away
     Away from us so stay
     Stay with me I can make you glad   
    you  came
                                 
                                 王杰希]

    末了他还是惯常地签了个龙飞凤舞的“王”,发觉不妥也只好在后边写个老老实实的“杰希”。
    优美的字体装点了内容满满的信,信纸被郑重地叠好,装进信封,放入王杰希准备的蓝色礼物盒——里边装有一条针脚细密的蓝绿色围巾,不用说,来自微草队长独家的手笔。
    夜已经很深了,万籁俱寂。王杰希伸了个懒腰,正欲起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抽出一张便签,写了几个字一块儿塞进盒子里。
 
     “情人节你来b市过,礼物我就不准备了啊:)”

END.
    修为尚浅,笔力不足,十分抱歉
    我知道信结尾要写日期……可是恕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orz
    如有意见,欢迎下方评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