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喻王2018文州生贺]Glad You Came(1)

赶上了赶上了
陪文州过的第一个生日!
文州生日啦就写一次喻王让他当一次攻吧(笑)
这是一个自我坦白心迹的OOC的大眼,是坦白心迹,坦白心迹,不是表白……
灵感源自Boyce Avenue的《Glad You Came》很适合喻王的一首歌^_^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时间是世邀赛后一个赛季
本生贺文全文的喻几乎都存在王深深的脑海里:)
[]内为书信内容,内容不很正式还请多担待
………………here we go………………
      世邀赛后,国内联盟的比赛依然要继续。冬休前的最后一个有常规赛的周六,恰好就是二月十日。
      恋人的生日和比赛日撞了,王杰希也十分无奈。
    “抱歉文州,今年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还是处于两地分居状态的他们每个晚上都会通一次电话,分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也只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
      “没事啦杰希。”电话里,喻文州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润,带着粤味的软糯。他轻笑一声,“不过,我可不可以期待一下我的生日礼物呀?”
      “当然,敬请期待。”
       又聊了一会,两人互道晚安后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睡觉,而是回到书桌旁找了好一会儿,划拉出一叠前阵子联盟出的五圣周边信纸,又拿了手机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坐下来开始写信。

     [致 文州:
             生日快乐!
           很遗憾不能当面送上我的祝福。不过这封信和你的礼物会在比赛前送达,希望它能给你一个好心情。
           我知道某人总是觉得我不够坦率,所以今天可以了了你一个夙愿。
           至于你蓝雨再抢微草一个冠军的夙愿,我只能说,没门儿:)]

      王杰希平时的字体介乎于行书与草书之间,但眼前这封信件还是挺特殊的,当然不能龙飞凤舞地写。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完开头后,平生第一次干这事儿的魔术师大大发现,他好像,没词儿了。
      说些什么好呢?正想着,耳机里传来舒缓的英文男声,伴着吉他和小鼓,像潺潺的河水一样流入耳中。
      王杰希心中那点无措而焦虑的情绪像是得了安抚一般,慢慢在歌声中平静下来。
     他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是喻文州推荐给他听的,那是在之前夏休期的一次晚间饭后散步,两人共享一副耳机听喻文州手机里的歌。喻文州是平时习惯戴着耳机听歌做事的(后来他把这个习惯传染给了王杰希),手机里杂七杂八各种语言的歌都很多。王杰希听着挺有好感,就随口问喻文州这是什么歌。
      “Glad You Came。”喻文州笑答,“杰希也喜欢这首歌吗?”“还不错。”
     歌声就像那个人,是温和的,又有一股坚定的向前的力量。王杰希的思绪随着歌声展开,思路自然水到渠成了。

    [那么先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讲起?
     第二赛季嘉世对百花,我在你后边看你记笔记,想着还有人比赛没完就开始做战术分析呢,就忍不住跟你一起思考了。我见你在思考一叶之秋破繁花血景的瞬间,好像有点苦恼的样子,所以我就把我的思路说出来了。
     你当时有点惊讶地转过头来向我笑——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得不说那真有点惊艳——然后我知道了你是蓝雨的喻文州,你知道我是微草的王杰希。
    当时,我可是相当期待和你在下个赛季会面的,因为我想你的战术头脑肯定能让你成为叶秋之后第二个心脏,没想到你和黄少天竟然放了我一赛季的鸽子←_←]
   
    王杰希写完这一段,索性开玩笑似的在后面画了个小表情。但他顿了顿,还是很正经地在下面添了几句:

     [说实话,那时候,我很欣赏你。方士谦当时见我研究一个还没出道的“蓝雨小毛头”的资料,还说我着了魔。但我想,就算着魔也是你对我下的诅咒。]

     他停下笔,往事经过差不多十年时间的洗礼,依然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他往下写:

    [是了,诅咒。我总是觉得,喻文州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诅咒?让我的目光不曾离开你。
     第四赛季你出道撞新人墙,我本想安慰你,你倒是开口问我和团队脱节的问题。
     说来也好笑,微草队内配合的矛盾还是蓝雨队长参与分析的,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PK帮过新人墙,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吧。
     但在一个赛季的相处中,我渐渐感觉到,你和我互相理解,彼此支持,是多么的默契。]

    王杰希已不记得他们俩加上黄少天在那个赛季PK了多少次,喻文州心脏的套路开始逐渐积累,配合黄少天的机会主义风格,剑与诅咒优秀的防守反击战术慢慢形成,有时候还能出其不意地连魔术师也着了道。
     同样,王杰希打算转换打法时,喻文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王队,你可想好了?”
      “嗯。”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王杰希义无反顾。只是他还不能向微草的队员们透露这个想法,连方士谦也不能告诉,不然只会扰乱军心。所以他来找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会理解他的心思。
     喻文州没说什么,只是陪他一次次对练,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他讨论。
     在数不清的漫漫长夜中,王杰希总是开着荣耀竞技场,手边放着咖啡和笔记本,和远隔千里的喻文州连麦讨论。听着耳机传来那人温软的嗓音,王杰希简直都能想象得到网线那一头的人时而皱眉深思,时而微微一笑的模样,直至夜深。

    [也许是——我不太记得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吧。因为我们如此相配。]

    王杰希一边写着,一边嘴角都不自觉地带上一丝笑意。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还秃噜了一把头发。

     [我知道许多人以为你喜欢黄少天,但我一直觉得你会关注我。也许这就是你说的“魔术师的迷之自信”?我更倾向是我们同性相吸。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心照不宣地互相喜欢就是不说——当然,我得承认这是我的不自信。然而我没想到你会在第五赛季向我表白。]

     是的,表白。王杰希对那个微草拿下第一个冠军的夜晚记忆刻骨铭心。
     庆功宴上尽管王杰希千般万般推拒,还是被灌了不少酒,有些醺醺然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钻出宴会厅,在露台上坐着吹风。
    “王队介意我再敬你一杯么?”
     不知何时,喻文州来到他身后。微草是邀请了一些来观战的战队参加这个宴会,喻文州显然也在邀请之列。
     王杰希有点惊讶,但喻文州还是笑吟吟的。他接过人手中的一支高脚酒杯,两支酒杯相碰发出“叮”一声轻快的声响,低度果酒金黄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摇晃。酒还未入口,人已经先醉。
    “敬你的冠军,和曾经的魔术师。”
    “谢谢。”
     两人并肩坐着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忽的再次开口道:“杰希,想要今晚来个双喜临门吗?”
      亲昵的称呼让王杰希愣了一下,而后大脑开始飞速思考何为“惊喜”。期待和好奇像爪子一样抓挠他的心,但面上王杰希依旧一平二稳八风不动:
     “哦?”
     “我喜欢你。”

    虽然有那么一点的心理准备,但这突如其来的直球还是把王杰希打得发懵。
    喻文州笑靥如故,却还是带有一点紧张。
    王杰希僵直了好一会,笑容渐渐染上嘴边:“文州……我们,还真是,心意相通啊。”
    他向喻文州伸出手,抬眼看到青年眼底真真切切的笑意。下一秒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喻文州一手扣住他的头,两双唇紧紧地缠绵依偎在一起。王杰希抓住他另一只手,十指相扣。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我只能说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花怒放”。我当时第一感觉是心安的,释然的。另一感觉就是其实文州你才是我生命中的魔术师——只有你能不按套路地给我变出这么多惊喜。]

    耳机里的歌被调成单曲循环,歌声笼罩静谧的夜,化作岁月的柔情。

     [第六赛季我就不想提了,某人坑起我来可是毫不手软,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杰希不禁想起第六赛季季后赛决赛前一晚,明明都在b市,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打电话。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提第二天的赛事,但即将挂电话时,喻文州突然对他说:“杰希,明天要是蓝雨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
     “可以,但冠军会是微草的。”王杰希下意识就说,“微草赢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好呀。”

    最终,蓝雨赢了。这次欢庆的轮到蓝雨了,喻文州却溜得比王杰希还快,拉着他回到酒店,一直黏黏糊糊挂在他身上。
     进了房门,喻文州的狐狸尾巴终于显现出来:“杰希,给我……好不好。”
     王杰希这才知道,喻文州是想把他当冠军礼物。
    他答应了。
    两人都是初次,探索的欲望反而让那个夜晚更加疯狂。王杰希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被喻文州开发成性 感的模样,也第一次体验到谦谦君子之下,喻文州也有强硬的一面和霸道的控制欲。
   
    王杰希现在回想起那夜,脸上还禁不住有点儿烧,嘴角轻微抽搐。

    [不过,当我看着你捧起冠军奖杯,听到有人说起药庙之争,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我认为没有什么比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更能使人进步了,就像没什么比我们之间平等的爱情更有趣。
     能与你同台竞技,也是我莫大的荣幸。]

TBC.
明天发下文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