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王喻]舞者

emmmm考完试好久了才更新……
考前突然开脑洞想放飞自我想看他们互撩 结果考后就给我忘干净了……然后我就卡文了……
舞者paro  架空设定吧大概……因为bug很多(???)
而我本人,并不存在跳舞的技能点:)如有错误,请一定指出,谢谢(∩_∩)
带方神玩儿,微量叶黄,正文看不太出来(……)但会有一个叶黄的后续(相信我会有的……吧)
后续还带一辆王喻小破车[滑稽jpg.]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惯常话痨,还望不要嫌弃QAQ
本篇王喻专场^_^双视角注意
………………here we go………………
(Ⅰ)
           周五下班时间到,王杰希收拾收拾就拿上车钥匙走人了。手机一直在振动,他坐进车里,打开一看,是叶修和方士谦在荣耀舞蹈俱乐部的群里捧哏,顺带提了一句,今儿晚上有斗舞。
         “今晚上有新人来啊,怎么样啊前辈们去不去秀一手?”方士谦一边叫着,一边顺手艾特王杰希和叶修。        叶修正想回一句新人有啥稀奇的到时被拉去pk累的还不是自己这把老骨头,却看见王杰希突然冒泡,言简意赅一个字,“去。”
         “哟大眼儿今儿那么好的兴致?” 叶修有点好奇,平时这王杰希工作上忙人一个,私底下懒得动弹,偶尔兴致来了却挡都挡不住,有时会拉上他和方士谦,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不过最后都玩得挺尽兴就是了。
         “你是想看看能不能捡到宝吧?”到底还是方士谦了解他,知道他们这个社长喜欢在这种新人场合上招新,以吸纳人丁入他们微草舞社——也就是叶修俗称的,挖墙脚。
         说起来,荣耀舞蹈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联盟,由几个舞蹈社牵头组成,如今是联盟成立的第四个年头了,还在不断吸引零散的舞社或是个人加入。王杰希作为微草当家的,见到好苗子,自然有爱才之心。
         但今天不一样,“就是想去玩玩而已。”反正最近也没什么活动,王杰希不过是想去放松一下罢了。
        “得了那您想去我们就陪您呗。”方士谦本就是想去看热闹,王杰希奉陪就最好了,说不定还能坑他两把让他上去跳两下。
        “成,那哥也舍命陪大眼了。”

(Ⅱ)
        王杰希发动车子,银白色的SUV呼啸着驶出地下车库。天色已经暗下来,深蓝的天际点缀着火烧云最后的红。高楼上的彩灯渐次亮起,昭示着这座繁华的都市开始散发出夜晚的魅力。
        晚高峰照常是要堵上一会儿的,随着车流缓缓地下了高架桥,王杰希熟门熟路地七拐八拐,把车停在一座灯火通明的建筑物前。场馆是由一座羽毛球馆改造的,占地不少,门面倒朴素,看上去还有点冷清。只有一旁偌大的停车场中没空多少的车位提示着里边有多热闹。
        王杰希下了车,习惯性整理了一下衣襟和袖口,掏出半张面具覆在左脸上——来这里,更像参加一场假面舞会,在一个不必与现实联系的世界里。俱乐部中,一群人在偌大的场馆中环着舞池围成一大圈,或坐或立。王杰希走向那一圈人,心中有点吃惊。平时工作日,俱乐部会被划分成好几个区域给社团练习;周末,则是社团PK的展示时间。新人们的展示通常都在周末,但今儿还没到周末呢——况且,此刻场地的不同也显示着这不是PK时间。              这是“Immediate Challenge”。
          即时挑战。
          尽管身为微草的社长,但这种模式才是王杰希的最爱。一般的斗舞,也就是指这里的比拼了。bgm是随机的,考验的正是舞者的反应和经验。
         但这里通常都是老鸟的聚集地,一般新人都不会跑到这边来玩,经验不足便有可能出丑。所以当王杰希收到叶修消息说有新人,他有些惊讶,而更多的是好奇。
         人群里,叶修的脸隐藏在一张能遮住全脸的面具后,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有眼角下一枚火红的枫叶仿佛在燃烧。叶修也认出了王杰希,招招手让他坐到自己旁边来。
         此时正是上一位新人solo表演完毕,面具遮挡了他的眼睛,但不妨碍他咧嘴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以一种张扬的姿态向众人挥挥手,亚麻色的头发在灯下闪闪发光。热烈的掌声响起,连叶修都跟着鼓起掌来,还轻轻吹了一声口哨。
        “哟,老叶你竟然给这小新人鼓掌?稀罕事儿啊王大眼你说是不是?”不用问,这一把在王杰希耳朵里听起来无比欠揍的声音,是方士谦无疑了。他副社向来这样儿,王杰希见怪不怪地拍下他揽着自己肩膀的手,倒也多看了那新人几眼,毕竟叶修这人眼刁得很,识人才比他还精。叶修只是呵呵了一声,也没多理他,不过依王杰希对叶修的了解,他简直能看见那人在面具下眯着狐狸一般的眸子,不知打着什么算盘。
         那新人回到人群中,拍拍他身旁一人的肩膀,凑到人耳边说了好一会话才把人推上台去。这位生面孔,也即将开始他的首秀了。
        “Baby I been I been losen sleep   
         Dreaming about the things that we could be  
         But baby,I've been,I've been playing.hard
         Sitting no more counting dollars
         We'll be counting stars,yeah we'll be counting stars……”
         音乐响起来,慵懒的男低音在吉他的伴奏中宛如涓流缓缓而出。俱乐部的灯光设计还是不错的,此时周围的灯光都已关闭了,舞台中央的灯渐渐亮起来,那位新人舞者出现在灯光中,身着一件浅灰色的连帽衫,衣服中间有一条简笔画的吐泡泡鱼;一条靛蓝色牛仔裤,将青年的腿修得又长又直。瓷白的面具遮住了青年的大半张脸,只展示出他精致的下巴和嘴角一抹温润如玉的笑,面具的额上一颗蓝色六芒星和眼下牙状的纹路又显得有些妖异。
          前奏是舒缓的,他的动作不多,起手却是机械舞的架势。
        哦?在王杰希的思路中,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用机械舞去演绎这首曲子。这样儿,倒是更有意思了。
         音乐转为明快,青年的动作倒没快多少,却展现出一种很强的节奏感。这不算是一首新曲子,作舞曲却是第一次;但他即兴发挥得不错,举手投足没有丝毫慌乱,力度恰到好处,鼓点也踩得十分精准,对节奏的把控简直无懈可击,仿佛已经排练了许多次。
         歌曲是英文的,王杰希能听懂个大概。男人低沉的声音诉说自己的内心独白,也是向心上人真诚的告白。青年调动头肩、手足,连同十指与脚尖,随着音乐将歌曲的故事讲述出来。柔韧的腰身灵活地舞动,修长的四肢却表现出机械精确到僵硬的风格。
         曲子进行到高潮时,节奏达到最快,王杰希敏锐地察觉到青年的舞步慢了半拍。这是跟不上了?不,他很快就调整过来,节奏又被他牢牢掌控住了。
        但还是没能快起来啊!这一点没能瞒住王杰希的眼睛。如果是他自己跳,高潮的舞步会更快,相应的动作也多得多。青年无法提升自己的速度,索性用大开大合的动作让自己找回了节奏,比如一拍一动变为两拍一动……           “可以嘛!”叶修自然也看出来了,赞了一声,“他控场能力比你还强吧大眼儿?”
       王杰希没有接叶修抛来的话头,嗯了一声继续看。这话他不否认,然而他怎么会不知道叶修这是在撺掇他上场呢。
       乐曲行至结尾,也有一个小高潮,青年干脆放飞自我了一把,把机械舞的节奏一扔,来了一个街舞的经典动作——两手交替着撑起身体,双脚离地,轻轻松松转了两圈。转动中青年的衣角被带了起来,露出一小截白皙劲瘦的腰。
        音乐结束,青年做完最后一个动作,站定了,脸上还是那淡淡的微笑,头却转过王杰希这边来,向他点点头提高了嘴角的弧度。
        看着他下了台,走去和之前的那个黄毛青年碰拳以示庆祝,王杰希一眼扫过全场,方士谦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下一位还没有人站出来。
       王杰希忽的站起来,脱下西装外套扔到叶修怀里,走进场中央。
       人群随着他的动作骚动起来——王杰希来到荣耀舞蹈俱乐部才一年,却因其变幻莫测的舞姿、天马行空如同魔术的编舞风格而被誉为“魔术师”,但遗憾的是微草的社员们还没那么大本事能跟上魔术师的舞步,所以只有在“即时挑战”的舞台上,才能目睹到魔术师的骚操作,啊不,是炫目的舞姿。
      面具掩盖了魔术师的真容,但人们记住了那白底的半张面具,颊上微草绿色的队徽和左眼角的五角星,就是魔术师的标志。
      而现在,魔术即将开始。

(Ⅲ)
       讲真,喻文州一开始被发小黄少天拉过来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黄少天不知从哪里了解到这个荣耀舞蹈俱乐部,还跟他一起报名了蓝雨舞社。喻文州从小除了读书,唯一坚持下来的也就是学跳舞了,蓝雨的面试自然难不倒他,于是他俩就这样成了蓝雨的新人社员。 今儿黄少天看到蓝雨内部群里说有斗舞,嚷着要拉上喻文州去围观。结果他不仅围观了,还完成了自己的solo首秀,又把自己推出去了。         稳重如喻文州也不免有点紧张的,当听到《counting stars》熟悉的旋律响起时,他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没做过舞曲?没关系,那就由我自由发挥吧!
       他的机械舞跳得还不错,熟悉的歌曲让他更能掌握节奏,首次solo赢来不少掌声。
      下场后黄少天与他碰拳:“干得漂亮啊文州!”  
       “少天也是。”喻文州笑笑,坐下来喝了口水,接着周围的人群就是一阵骚动。谁啊这是?他抬眼看去,一个男人站起来,把西装外套一脱,整了整领带和袖口,向台上走去。
        “魔术师!魔术师!”
       身旁有人狂热地欢呼,喻文州看到男人微微点头向周围致意,那极具特色的半张面具立即让他想到这人是谁。         “王不留行”,微草舞社的社长,人送外号“魔术师”,为的是他变魔术一样的舞蹈风格。
        喻文州只看过他的solo视频和团队表演,现场倒是第一次见,当然拭目以待。
        而且他在台上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一束灼热的目光,是来自王不留行的注视。他向男人转过头给了人一个微笑作为回礼。
        喻文州打量着男人没有被遮住的右脸,刀削一般硬朗的轮廓,说是剑眉星目一点也不为过。脸上没什么表情,像他的面具一样冷冷的。他知道荣耀俱乐部有舞者戴面具的传统,但这人为什么只遮左脸呢……
       思绪还在纷飞,音乐已经响起。略带魔性的开头,让喻文州顿时失笑:这不是乐队Maroon 5的《One More Night》吗?
        小黄歌节奏很强,倒是很适合作舞曲的。
       台上的男人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头看向后边控制电脑播放音乐的人,那人的面具上也有微草的队徽,额头上绘着一个花纹繁复的十字架。喻文州看到王不留行飞速冲那人翻了个白眼,可惜音乐开始了也只能转身站好。
       “哈哈哈哈,方神又坑队友啊,魔术师都不放过。”喻文州听到身边人的议论,才知道那人是微草的副社防风。        王不留行很快进入状态,左手搭着右肩,右手放在腰胯上。是街舞吗?喻文州想。
       他猜对了开头。魔术师随着音乐摇摆腰胯,几个街舞的动作后,却是跳起了太空步。台上男人一手自胸前划过,一手抬起轻按在面具上,漂亮的双手不知何时裹上的白色手套。普普通通的黑色衬衫被束进腰里,显现出肩宽腰窄的身形,暗蓝色的领带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摇一摆。他一曲一直的双腿修长而笔直,被西装裤包裹着勾勒出流畅的肌肉线条,稍稍提起的裤腿,露出了白皙的脚踝。
      王不留行的节奏感同样很好,但与其说他节奏感好,倒不如说他仿佛引领着节奏,音乐配合他的舞步,灯光追着他走。
       不多时,喻文州便感受到魔术师的魅力了。王不留行的舞蹈风格极其多变,街舞、太空步、鬼步舞、踢踏舞,衔接自然,快速的节奏并没有让他的动作失去应有的力度,令人眼花缭乱,像一个又一个连环魔术,而王不留行,就是那个演绎魔术的人。
      “哇这王不留行挺厉害的啊文州!骚得一匹啊!文州你觉得他厉害还是我厉害啊好想跟他PKPKPK啊!!”一边的黄少天絮絮叨叨。
       “那是谁之前一直说要和一叶之秋PK来着,少天?”          “哦,对哦。”黄少天愣了。
        那么我呢?喻文州开始思考了。他向来是个慢节奏选手,比不来魔术师打法的精彩,但风格问题,并不能决定一切呢!
        台上王不留行的表演随音乐进行到高潮,魔术师画风又是一变,向喻文州这边头一偏,手一勾,跳起了机械舞。
       喻文州注意到,男人转头向他的时候,薄唇一直抿着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像邀约,又像是挑衅。        那一瞬舞台的灯光打入男人眼中,又像反射出稀碎的星光,迸溅开去。
       一曲终了,台下爆发出纷乱而热烈的掌声和叫好。他走下台,接过一叶之秋扔给他的外套一披就拨开人群就走了出去。
       “一叶之秋!斗神!”掌声还未平息又再次热烈地响起,黄少天也被点燃了斗志一般兴奋起来。
      喻文州却悄悄起身,也钻出人圈。

(Ⅳ)
      转头四顾,喻文州走向旁边休息区的饮吧。
      要了一杯低度的果酒,他穿过桌椅和人群,向角落的一桌走去。
      王杰希就坐在那里,他看到喻文州走来,抬头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表演很精彩,魔术师大大。”喻文州回以一个标准的微笑,颇为自来熟地拉开椅子坐在王杰希对面。
       王杰希举杯与他碰了一下低头啜饮了一口杯中的啤酒道:“你的表演也不错。”除了——
     “除了那个慢了一拍的瞬间是吗?”喻文州像是会读心术一样说出了王杰希心中所想。他相信那个小小的失误逃不过男人的眼睛。
       王杰希有些意外地点头,这倒让他对眼前的青年更感兴趣了。不过该有的客套还是要有,他向喻文州伸出右手:“微草,王不留行。”
      “蓝雨,索克萨尔。” 喻文州也伸出手与他相握,男人脱下手套的手干燥而温暖。
        唔,可惜已经加入社团了。王杰希默默咽下想要招揽的话。两人相对无言,青年笑吟吟地看着王杰希。虽然他的眼睛还藏在面具后,但王杰希猜那一定是一双好看的笑眼。王杰希沉吟一会,再次开口:“你学过中国舞么?”
      这次轮到喻文州有些吃惊了:“是呢。”这他是怎么知道的?
      “柔韧性不错。”王杰希见他跳舞时有几个身体大幅度倾斜而只靠双脚支撑的动作完成得都比一般人轻松自如,加之中国舞大多节奏舒缓,就像索克萨尔所表现出来的节奏很相似。
       “嗯。”喻文州想想也能明白,风格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或改变的,哪怕方式变了,依然会留有深刻的烙印。
       “那么王社长呢?”
       “我?什么都学过,有兴趣就研究一点。”  
      “是么?那我可得好好向魔术师请教一下。”喻文州饶有兴致地笑,侧头向一边小一些的练习场地示意。
      “My pleasure.”王杰希眨眨眼俏皮地冒出一句英语,起身和喻文州向那边走去。
       那个时候,他们都知道舞台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但他们还都不知道,舞台也将是他们彼此相依的余生的开始。

王喻篇正文·END

注:时间线部分(……)参考原著第四赛季,所以叶修还叫一叶之秋
      文州叫老王作王社长是因为王不留行也姓王hhh
      文州跳的是OneRepublic的counting stars的混音版网上有机械舞视频可以自己搜索一下
      老王跳的是Maroon 5的one more night,舞纯属是我瞎编的不具有参考价值

小声逼逼:
感谢观看,我知道我写得又臭又长还把他们写崩了orz
写的时候脑子里是有画面的,但表达不出心中的感觉QAQ
看来我还是修行不够,等我修为提升了……会改的……
如有意见或建议,请您一定在下方评论提出来,谢谢^_^[比心jpg.]
车和叶黄篇后续……会有的,真的您看我真诚的双眼
好久不更新,废话都多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