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百粉点文][王喻][叶黄]考古捡到宝

@江桥暮迟 小天使你的点文到货请签收www
对不起啊迟到辣——么久 QAQ
起名废,请不要在意这个套路的名字
第一次尝试两对cp一起写……
emmmm……
大概就是双考古学生(王、叶)×双人鱼(喻、黄)
王杰希和叶修是损友关系,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只是朋友:3
放飞自我的脑洞希望你能喜欢
私设如山,求别介   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here we go………………
  {壹}        
        叶修、王杰希,两位二十一新世纪五好青年,B市R大历史系大四生,在今年夏天接到他们的第十一份实习任务:赴南海珠江入海口处进行水下科学考察。                  “由于最近系里教授都忙,又要上课又要去科考,实在脱不开身。而且你们俩的程度都挺高的,就给你们一个独立的机会,独立自主完成任务。”办公室里,系主任冯宪君和颜悦色地对两个小年轻笑着,末了还鼓舞士气地说了一句:“去吧!”  
           去您个头,感情还把咱当廉价劳动力了。
           叶修王杰希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出了办公室,叶修问王杰希:“怎么样,还是老规矩?”
          “对啊,你去搞装备,我联系那边的接应。”王杰希对这准备工作已经是无比熟悉的了,他和叶修从小就是一个大院儿长大的哥们,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同班同学,现在还是同寝室友,又都是同志。
           当然,俩人都是1,对彼此的类型都不感冒,叶修还说,“大眼儿,你要以后找着对象,做着的时候会不会被你一眼瞪得都萎了。”
           “得,就你这身板,万一你下面的那个体力都比你好,那不就尴尬了。”王杰希淡定地怼回去。

            简单收拾了一下,第二天下午他们就乘飞机到了G省,又折腾了一晚上,才到了珠江入海口。
            这地方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镇子。在简陋的招待所登记住下,已经是深夜了。
           叶修躺在窄窄的床上玩手机,他突然一翻身,就传来床板吱吱嘎嘎的响声:“大眼儿,明天下午,这附近有台风登陆呢。”
          王杰希正在清点物品的手诡异地停下了。“‘附近’就是在哪里?”
         “台风中心离我们的目的地大概相距一百五十公里的样子,”叶修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事儿,就是擦边而过,顶多下两场雨。咱还是明儿赶紧的搞定了就回去吧,这里又没连网,得憋闷死了。”
          王杰希一想也是,反正学校派他们来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前段时间发现这一带有一艘古沉船,想看看他们还能不能捡捡漏而已。下午才来雨……那上午手脚利索点儿就是了。
           第二天两人早早地起身,王杰希租好了一条渔船,可是船老大今儿赶集去了,知道这两大学生自己会开船,竟然也同意放他们两个独自出航,心大得连下午来台风都不管,大概是因为那船实在太破。
          沉船地点其实离他们的出发点不远,就在一处安静偏僻的岸边。
          叶修把船停靠在一处平坦的浅湾,船缆拴好,穿好蛙人装就和王杰希下水了。

 
{贰}
           这里也可算作是海。阳光穿透入水,水晶一般的蓝包裹住海底的世界。沉船的位置就不算浅了,他们游过去,视野所及处的蓝色昏暗而深沉。
          脚踏在沉船旁的海底,叶修和王杰希停下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看来应该比较安全,叶修想了想,给王杰希比了个手势让他自己去沉船的另一边勘察,分工合作会快一些。          王杰希慢慢绕到船的另一侧去。这应该是明清的木制商船,体型不大,在当时应属中等水平。船上的彩漆大部分已脱落了,木板上长出了很多绿藻,附了一层细小的贝壳。
         船整体是倾斜的,船尾翘起而船头插在水底。王杰希绕过船身,便看到船头磕在一块黑色大礁石上,木板被撞出一个大洞。想必是触礁了。
         王杰希又往前游了几米想再仔细观察,忽的感到礁石方向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漩涡一般的水流如巨大有力的钢索,缠住他向那边吸过去。
          不好!
           王杰希心中大惊,这不比水底暗涌,如何挣扎也挣不开。水流将他卷向礁石,额头狠狠磕在石头上。王杰希两眼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叶修这厢并没有发觉王杰希那边的动静,依然在他这一侧探索着。他游上沉船的甲板,又想钻进船舱看看。            才走到舱门处,叶修忽然发现里面有一抹黄光闪过。      
        好像看到的是鳞片的反光啊……是什么生物吗?叶修警觉地后退,想了想又从背后的防水背包里取出一把枪一般的玩意儿出来。这是他特意准备的利器,花了好大劲儿才弄回来的。
         他往里面走过去,余光敏锐地捕捉到那黄色的身影钻进了里间的一个角落里。
         叶修一步步逼近,那应该是个死角,黄色的鳞光没有再闪动。叶修隔着四五米停下了,却用那枪重重敲击船板,响动足以惊动对方,又不至于破坏船体。
        果然,黄光一闪,受了惊的身影立即蹿出来。
        叶修眼疾手快,端枪扣动扳机,射出的却不是子弹,而是一张柔韧的网。
        网缠上了那家伙的尾部,这下叶修才算看清楚了,那是一条宽宽的鱼尾,鳞片如镀金一般闪着金光。            可是……叶修使劲儿眨眨眼睛,虽然船里边光线昏暗,但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鱼尾……好像连着的是人形上半身???
        二十一世纪五好青年,一向认真学习生物学的无神论者叶修,心态有点崩了。

        但他没有慌,大着胆子走上前去。那疑似人鱼的身影却好似放弃了挣扎,静静地躺在木板上。 叶修打量着眼前的家伙,确认这真的是传说中的人鱼无疑。黄色的头发遮住了脸庞,人形的身躯只是大喇喇地围了几圈海草,勉强算作衣物。肌肉线条精瘦而流畅,似乎是少年的模样。
        叶修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网,毕竟未知生物什么的也让他习惯性地想拍照取样。
      他取出防水的设备,余光却忽然瞥到黄光暴涨!
        叶修刚想躲,人鱼强壮的尾巴就啪的拍在他后脑勺上,连海水都起不到任何缓冲的作用,直把他打得脚下一个踉跄,脸和长满苔藓的船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人鱼还不罢休,也不解开渔网,啪啪啪又给了他好几下,要不是叶修躲得快,就都抽脸上了。
         叶修给他打得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那人鱼一把拖起自己,拽着他不知钻进了什么地方,只是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水的吸力,把他拉进了另一个世界。
        失去知觉的前一瞬间,叶修脑子里闪过两个念头:原来人鱼这种生物真的存在啊。这人鱼还挺漂亮,就是有点太凶。

   {叁}    
       在浑身的疼痛中,王杰希的意识终于回笼了。身体感受不到水的浮力,口鼻中充斥着满是水气的潮湿空气。背后被什么东西硌着,是粗糙冷硬的岩石。耳边传来水滴在岩石上的声响,似乎还有缥缈的吟唱,歌声很轻却好像有令人安神的力量。
         他一惊,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昏暗,只有不知何处发出的幽幽荧光。他用手撑坐起来,脖颈僵硬地转动,才发现自己可能正身处礁石中的洞天。
        空旷的岩穴非常大,中央有一潭水,水中一小块露出的岩石上有一个蓝色的身影。同样是人身鱼尾,只是一头湛蓝短发清清爽爽,修长的蓝色尾巴和着歌声的旋律轻轻拍着水面,水光潋滟。
        听到响动,哼着小曲的人鱼转过头来,温和地向他笑笑。
        “醒啦。”
        王杰希有点震惊,精神有点恍惚。倒不是因为那人鱼不仅会说人话而且还是稍带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而是因为这条人鱼,让他感到熟悉。
        他见过。

       其实当王杰希还是一只软软萌萌的小白团子的时候,他坚信自己一大一小的眼睛里是蕴含着魔法的。这种坚信一直存在于他心中,而他八岁时的一次海边旅行,更让他几乎将此树立为自己的精神旗帜……之一。直到初中学习了生物,才变成一个理智的唯物主义者。
       当年的夏天,王家应王杰希说要看海的要求,来到F省的海滩。小杰希还是挺活泼的,脚丫追着海浪跑,不知不觉跑到一块海礁下。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却看见上面坐着一只小团子,头发蓝蓝的,还有一条尾巴,也是蓝蓝的,像晴空一样好看。小人鱼也发现了他,转头向他笑,笑眯眯的眸子跟蓝宝石一样,亮亮的。
      当时王杰希也很震惊,两只眼睛瞪得滚圆都快一样大了。见到小人鱼的微笑,他也冲着上面傻笑,还挥挥手。人鱼也向他挥挥尾巴,尾鳍扬起,如轻纱般透明。
       两个小家伙玩得正欢,远处却传来王妈妈的呼唤:“杰希——跑哪去啦?”
       王杰希只好依依不舍地向他的新朋友拜拜然后跑回母亲身边。“你咋那么能淘?跑丢了咋办?”王妈妈拽起王杰希的小手就走。王杰希却用他八年人生来最严肃的语气和母亲说:“妈,我刚刚看见人鱼了。真的,人鱼。”
       王妈妈只是为儿子天生跳脱的思维感到无奈:“这世界上哪来什么人鱼。”  
      “真的!就在那儿呢!”王杰希急了,拽着他老妈的手往后转,一看那块礁石却傻眼了,上面什么也没有。刚刚还在的,他去哪里了?
       “王杰希,真是动画片里讲什么你信什么……”王妈妈没当回事,拉着呆住的小杰希离开了。
      讲真王杰希当时挺失落的,不过不久后他就把这归结于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真有魔法,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还为此自豪了好一阵儿,对同一个大院儿的小叶修都拽得二五八万的,没少招他白眼。

           长大后王杰希渐渐淡忘了童年的经历,直到现在,遥远的记忆又回到他的脑海里。
         “是你啊。”他低语。

         声音轻轻飘到人鱼的耳朵里,惹得淡蓝色的耳鳍微微抖动。喻文州有点惊喜,他还记得我诶。一甩尾巴下水游到那人身边,他笑意盈盈地看着人开口:“王杰希,”又指指自己,“喻文州。”他的普通话不太标准,是潜在水里听渔夫们交谈学的,又按人鱼族的逻辑,一点点翻译过来。王杰希的名字,则是他那天离开时无意间听到并记下的第一个发音。不是为了和什么人讲,只是为那心里一点模糊的念想。
         “喻文州。”王杰希跟着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微光中他注视着眼前这个他以为只是幻想的身影,曾经的小团子已经长成风度翩翩的少年。“名字很好听。”
         喻文州只是笑,目光不曾从他身上移开。

        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再次开口:“为什么迁移了?”F省到G省的距离不算近了,而根据传说里人鱼都是群居动物来看,喻文州应该不是独自生活的。如果没事,他们没必要不远万里地挪到G省这边来。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终于可以满足自己十几年来的好奇心,早憋不住了。
        喻文州眨眨眼睛,缓缓道:“那里的人类太多了啊,如果被发现,我们就会被抓走。而且,族里只剩下我和另一位族人了。”
        王杰希发觉自己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抱歉。”    
       “没事啊,在这里我们过得也很开心,而且又遇到杰希了。”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直呼名字的亲昵却让王杰希一愣,很快又回过神来。            

{肆}
          两人正聊着,那一潭平静的水在这时忽然泛起波澜,随着中央的一股水柱喷出,湖心处多了两个人影。准确的说是一条人鱼,和他手里提溜着的人。
       “少天回来了。”喻文州看到自家兄弟却有点头大,“少天,都说了不许袭击人类啊。”
       “文州我不是我没有!我才不会偷袭人呢顶多就是恶作剧一下!而且是他先动的手!”黄少天人(yu)未到声先至,嚷嚷着游过来。
         “叶修?”王杰希这才发现那人鱼手里拖着的……不正是跟他分头行动的叶修么?
          叶修一拧身摆脱了黄少天的钳制,扒拉两下上了岸。天知道他刚刚在狭窄的岩缝里为了保住设备和氧气瓶费了多大劲儿。又在迷糊中听到说话声,抬头一看:“王大眼?你也进来了?”
        “你也是被吸进来的?”
        “不是,我可能是被那只人鱼拖进来的……”叶修甩甩头,耳鸣嗡嗡的让他有点难受。
          那厢喻文州看到黄少天尾巴后面还挂着的渔网好不容易忍着笑摁住他安抚住了他的情绪,结果黄少天一听那叶修的话又暴起想用鱼尾拍他:“明明是你先动的手!还吓唬我!”他的普通话和喻文州一样听人学的,却毫不介意秀出来,语速飞快。
          叶修敏捷地往王杰希那边一躲,“哎哎小兄弟别打了,都是误会,误会。我也没想到你那是恶作剧……”一边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黄少天被他一笑更急了,甩尾打在叶修背上,力道却不再凶猛,如果叶修换一个角度,还能看到人鱼耳鳍旁边浅浅的一抹粉红。
         为、为什么这个人类笑得那么好看啊!!犯规!
         叶修是没察觉黄少天的小心思,倒是伸手把他的尾巴从渔网中解放出来。还好,那漂亮的鱼鳞没被蹭破。
        “喏,我们这算是不打不相识,现在认识了啊。哥叫叶修,敢问尊姓大名?”
        “你给我记好了我叫黄少天!叶修是吧?就你还想做我哥,想得美!”
        “是是是,黄少天同志,那现在可不可以先把尾巴从我背上拿下来啊?”
        “哼!”     

王杰希和喻文州安(xi)安(wen)静(le)静(jian)地看着这俩闹腾,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们自己的。
        “所以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会跑到礁石上去。”
        “小时候吗?”喻文州歪着头想了想,“没为什么啊,好玩嘛。
         “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那个时候没想那么多啊,我就是好奇,人类的世界……好像很有趣。”    
        “可要是看到你的不是我,你就麻烦咯。”王杰希挑挑眉。
        “没那么多可是啦。”喻文州顿了一会儿,又说,“不过,我当时还真担心过你会不会被我吓到——族中长辈总是说,人类喜欢大惊小怪。”   
       “……呃,并没有……”王杰希汗颜,“人类的小孩,也有很大胆的。我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你很好看。”  
       “所以杰希是在说自己大胆吗?”喻文州用尾巴轻轻挠了挠王杰希的腰际,“而且杰希也很好看啊,你看到我的时候可是眼睛都瞪圆了哦,好可爱。”
       王杰希倒不阻止他,伸手抚上那光滑而冰凉的尾鳍,晶莹的蓝自尾根渐次扩散,直至尾尖,蓝得透明。        “比不上你呢,我可是一直以为是我有魔法才能看到文州的。欺骗我感情啊。”
        “那倒是便宜杰希了,唯一一个见过我的人类就是你了。”  
      “那你好像就不把我当人了。”一边的叶修听了,抽空转过头来说了一句。黄少天是不打他了,但并没有放过他的耳朵,喋喋不休问东问西,俨然好奇宝宝的模样。
        “你们来这里干嘛?”  
      “考古啊,简称寻宝。”
       “寻宝?是找宝贝吗?这里又没有什么宝贝的那你们来干嘛?”
       “碰运气嘛。”
       “那你碰到没?”
       “嗯,算是碰到了吧。”喏,眼前这位不就是嘛。

{伍}
         洞中的潭水轻轻拍打岸边,缓缓起落。喻文州说这算是小型的潮汐,与外界的海同步。
         叶修仔细观察了一下潮涨潮落,严肃地和王杰希说:“大眼儿,该来台风了啊。”      
       王杰希一愣,他还真差点忘了这莊。正是退潮,外面的狂风暴雨明显已经影响到岩洞的水面,细纹状的波澜交织起伏,荡漾。
      “哈哈哈叶修你们也太胆小了吧这点小风小雨也怕?”
      “因为他们是人类啊,少天^_^”
     “那就请两位人鱼先生收留我们咯。”王杰希看着向他笑得狡黠的喻文州,大大方方求收留。
     “好……”喻文州正想答应,黄少天就抢着说:“等下!收留可以,不过是要有条件的!
        “等台风过了,你们就带我们去看人类的世界呗,反正你们也是也回去的对吧!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风险多大你自己清楚。”王杰希第一个反驳。如果可以,他当然想和喻文州一起回去——这再好不过。可是他不敢,也不愿让他的人鱼先生冒这个险。
       “我倒是觉得可以呢,”喻文州想了想,发话了。见王杰希还想反对,他笑笑:“嘛,杰希,其实你们的童话还是有一点可信度的,比如说,我们确实可以变成人。”
       “对啊对啊,王杰希你不用那么吃惊,我们人鱼族如此英俊帅气聪明灵巧,变成人类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啦,就是机会有点少一条鱼一生两次而已……”黄少天得意地滔滔不绝。
       王杰希自己都佩服已经学会在这只话唠人鱼的长篇大论中找到重点的自己,见喻文州也在一边微笑着点头,他摆摆手就算是同意了。
     “那行。”叶修懒懒地翻了个身,“还有就是,少天大大,我饿了。”
     黄少天赏了他一记鄙视的白眼,还是和喻文州去给这两位人类找吃的。
      据喻文州介绍,这潭中有一种鱼,本在海里生活,后被吸进来以后生活的久了,体内的盐分就会减少,肉质亦如淡水鱼一般鲜嫩。这是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
       水潭被一蓝一黄两道身影搅得不再平静,不得不说人鱼在水中实在是迅猛无匹,不负传说中海王的称号。
      两人三下两下就搞了几条大鱼上来,喻文州用贝壳磨成的锋利的半圆刀片把鱼鳞刮了,正想用人鱼族的方式处理,却被王杰希阻止了。一边,叶修正吭哧吭哧地生着火。
      所幸装燃料的小罐都包在防水布里没有进水,还生得起火来。两条人鱼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他们操作,在水中的世界里,并不常见到火。
     喻文州把尾巴挪过去:“好暖。”
     王杰希轻轻拍拍他:“想当烤鱼?不想就往后退。”
     “没那么容易熟啦,毕竟理论上来讲我们也不是真的鱼。”他愈加得寸进尺,舒服地挂在王杰希身上,白皙的胸膛毫不介意地与王杰希裸露的脊背肌肤相亲。
      鲜鱼在火上翻烤,油脂爆出噼噼啪啪的声响,飘起诱人的香。
     “人类都是这么吃鱼的吗?好吃吗闻起来好香……”黄少天又缠住叶修问。
     “是,也不止……小心烫啊。”叶修见黄少天迫不及待来抢烤好的鱼,有点无奈地拿到一边给他吹凉了一点再送到他嘴边。
     “好次!!”黄少天咬了一口,含着滚烫的鱼肉咝咝地吸着气。鱼肉外焦里嫩,又鲜又香,直吃得他眼睛都亮了。
     “慢点,没人跟你抢。”叶修看他吃得开心,笑容里带上了不自知的宠溺。
     

      那边的喻文州倒是很耐心,看着王杰希拿下烤好的鱼,取出他们唯一一包调料,细细地撒上,才拿过来吃。
     “唔,人类的料理都这么好吃吗?”他喟叹,眯起眼睛享受,就像一只优雅的猫。
      “都差不多。”王杰希对于吃并不怎么讲究,也没多少研究。
      “身在福中不知福呀,杰希。”人鱼的蓝眼珠滴溜溜一转,又说:“那王先生可不可以带我尝尝你们‘都差不多’的食物呀?”
      王杰希挑挑眉:“好啊。”

{陆}
      酒足饭饱,又听着潮汐声入睡。第二天涨潮时,黄少天钻出去看了一下,风雨初歇。
      王杰希好歹没忘此行的任务,把叶修拖起来,又喻文州和黄少天带路,勘察古船。
      原来这岩洞有两个出入口,一个在古船外,一个在古船底部——也就是它破洞的口子,叶修被吸进去的地方。
      喻文州抱着臂看王杰希忙碌着把货舱中还保存完好的瓷器从淤泥中搬出来,又用小刷子把一个个瓷瓶瓷碟上的污渍清理干净,再由叶修整理装箱。想到天刚晴也没什么人出海,叶修就带着黄少天一起回海面上把那一箱子瓷器先搬到船上去。
      所幸风浪没有把这艘破船搞散架,叶修一边放好箱子,一边听着还不能上船的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说:“老叶这是你们的渔船吗好破啊这个出不了远海的吧……”
      才认识两天,黄少天就直叫他老叶,还真是自来熟,估计再过俩星期都敢跟着王杰希喊他叶不羞了吧。叶修默默想着,随口回答黄少天:“这船不是咱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那要是等我跟你走了以后想回来看海怎么办啊?”
    叶修听到人鱼突然低落下来的语气,愣了一下,从船舱里钻出来趴在栏杆上:“人类啊,有一种经济叫共享。”
     “嗯?”
     “所以就算船不是我的,我也会带你坐最好的船,走遍世界的海,用我一辈子的时间。”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船上定定望着他的人,“嗯!”
     

    两人再次回到海底时,王杰希早陪着喻文州去准备人鱼族转型仪式用的东西了。其实就是两对贝壳,藏在岩洞内的水潭里,一黑一白连在一起,有着如玉般莹润的光泽。
    黄少天和喻文州拿着贝壳游到水潭中央的岩石上,手握贝壳放在胸前,闭上眼吟唱人鱼的咒歌。
     少年的歌声清透明亮,手中的贝壳放出丝丝缕缕的金光,温柔地包裹住两条人鱼。 
     金光散去时,两人的鱼尾果真被修长的双腿替代,虽然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人类,还是能清晰地看出他们的水性比人要好得多。
      叶修回船上时顺手带下来两套潜水服,便拿给两人换上。
      紧致的衣物裹在线条优美的身体上,喻文州笑吟吟地站在王杰希身边抬头看他:“那么,杰希可以带我回家吗?”
      王杰希伸手把他搂到怀里,喻文州变成人后耳朵还是尖尖的,他不禁用唇轻轻触碰:“好,带你回家。”
     

{柒}
      完事儿以后他们自然是驾船回到小镇上,那站在码头上的船老大见船和人都平安地回来了,乐呵呵地笑开来,丝毫没有发现人多了俩。
       “那么大的风,我还以为你们被刮跑了咧!”
       王杰希和叶修哭笑不得地付了租金,又回招待所收拾收拾,带着两个发现新大陆的“新”人类(……)坐车去省会G市好好玩了大半个夏天。
       哦,你说任务?被叶修连那一箱子瓷器带三千字考察报告快递回了B市——走的空运,愣是一个没碎。

      大半个夏天, 王杰希发现了他的人鱼喻先生的很多小秘密:比如说,他还是很亲水,喜欢舒舒服服地泡在浴缸里,也喜欢游泳池,虽说有点抱怨那一大股子的消毒水味儿;比如说,他拉着王杰希尝遍G市美食——美其名曰开发王杰希的味蕾——然后发现王杰希对吃真不感冒,而他自己最喜欢的是白斩鸡;再比如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曾经算是半条鱼,有着特别吸猫的体质,总是能引来一大群猫,让猫奴王杰希得以一边吸鱼,一边撸猫……
      等回到B市,王杰希带着喻文州回R大上课,过了一把小道上牵手虐狗的瘾。喻文州则过了一把吃货的瘾,吃遍B市小吃,最后对豌豆黄儿情有独钟。
     喻文州做了人类以后,喜欢上白斩鸡,喜欢上甜食,喜欢上雪花的晶莹,喜欢上火焰的温暖。
      最喜欢的,还是王杰希。
  
     叶修还真带着黄少天,几乎游遍了全中国东部的海岸线。
      对,翘了不知多少节课,差点没把冯主任气得吃药。
      但他可不管,和他不打不相识的黄同志一起该玩的玩,该看的看,在日落的海滩上手牵手散步,留下四串长长的脚印;在滩涂里肩并肩蹲着翻开一块块碎石,比赛抓那小小的蟛蜞,然后看着获胜者黄少天带着一点小得意的笑;在海边高大的礁石上背靠背坐下,听沙鸥的奏鸣,和
黄少天轻声哼唱的小曲。
      听说,抓螃蟹比赛结束后,作为奖品,叶修送黄少天一对戒指。嗯,作为回礼,人鱼已经把自己的一辈子都回馈给他咯。

     他们之间的时光,被朝夕相处中零零碎碎的发现慢慢充实着,还有更多的秘密,更长的路,要用一生来走的。
     
     若干年后,当四个人再次聚在王杰希的四合院里赏着雪吃火锅,黄少天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最幸运的是什么时候。
     王杰希和叶修都不假思索回答,遇到那条古船的时候。
      喻文州咬着牛筋丸想了想,小时候偷溜去海上玩的时候吧,还有,在岩洞的水潭里把王杰希捞起来的时候。

      考古捡到宝,挺好,挺好。

   END.
为什么我明明是个手残还啰嗦[手黄再jpg.]
emmmm对不起啊由于种种原因(……)拖了那么久
希望小天使不要嫌弃QAQ
求指出不足呀  欢迎评论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