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我笔写我心。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手残话唠。
一只小透明^_^,尽量周更希望你们喜欢www
全职cp杂食,写文不产刀只产糖

[黑遍全联盟]猫鼠游戏(2)

 最近好忙但还是要坚持更文
接前文    警匪paro
又名《今天的点心被老林逮着了吗》
带伞哥玩儿   多cp向      
这章主韩张 王喻 林方
私设如山,求别介   OOC,巨型的那种
很好,这篇东西已经成功变成长篇了(T▽T)
写得不太好,还请多指教
[私设账号卡即各人代号哦]
………………here we go………………
         另一边,成功脱逃的苏沐秋和叶修蹿进一间空置的民房,两人这才发现跟在后面的飞行追踪器。“看来是小事情的新发明啊,沐秋你要带回去研究么?”解开行踪暴露之迷的叶修也不恼,只是笑笑。
        “要。”苏沐秋就没那么淡定了,“更进一步”对于热衷于科技的人来说永远是一种诱惑。他摸出一个像弹弓一样的玩意,弹出去的弹丸却在空中变成一张小巧的网,一把兜住那机器把它拉下来。
        “行了,和迎风布阵报告一下,我们撤吧。”说罢,二人潇潇洒洒地走了。
         那厢,坐在警车内移动指挥部的肖时钦看着电脑上骤然暗淡的屏幕,苦笑一声对着耳边的麦说:“一组跟丢,其他组呢报告一下。”
        “报告,二组已经发现目标。”
        张新杰平静的声音响起。肖时钦赶忙调出随行的二号监控机器,画面上已经是开战的场面。
        王杰希和喻文州也没想到韩文清和张新杰能那么快找过来。他们也是按计划在博物馆外守着,没等来方锐,倒是把这两人等来了。但他们都不是遇事则乱之辈,只消一眼对望一个点头,战术就确定下来了。
        先开火的是韩文清。枪一探出,王杰希和喻文州就缩进一条小巷里。不过王杰希一跃翻上墙头就消失了,喻文州则慢条斯理地掏出他的武器,不慌不忙地探头,回了一枪,外面立时传来翻滚躲避的声音。
       喻文州其实比魏琛更适合指挥。他可以说是靠脑子吃饭的,甚至刚刚打出的那一枪他是靠计算算到韩文清运动轨迹的,连瞄准都省了。可惜慢性子的他反应速度比他人较慢半拍,在快节奏的战斗中无法单独行动。而且既然玩的是猥琐,那魏琛可比喻文州精通多了。
       而王杰希,从刚上道时作为喻文州的竞争对手,到参加叶修的组织成为他的最佳拍档,彼此早就了解深入。王杰希一般在行动中都负责保护喻文州,而喻文州也会负责掩护王杰希的行动。
       现在,他就得单独面对韩文清了。韩文清已经冲到巷口,上来就开了两枪。喻文州躲过了,转身就跑。韩文清自然紧追不舍,追逐了两条街,喻文州却又突然地停下了,借着路边拆迁留下的木材为屏障,向韩文清射击。
       一向习惯勇往直前的韩文清不得不停下脚步。原因无他,喻文州用的可是苏沐秋结合他的特点给他改良特制的狙击枪,融合冲锋枪的连发功能,枪口直径大,用的是穿甲弹,从武器上一定程度地补上了他的缺点,即使是有警王之称的韩文清也得小心防着点。
        喻文州边打边退,退着退着,向右一拐闪进一条胡同里。见韩文清跟上来了,喻文州紧绷着的脸上才总算露出以往温润的笑容:
       “真不容易啊……被死亡之门拦住应该不算失败了吧,韩队。”
        “五,四,三,二——”他轻轻地默数着。
        可就在韩文清踏入巷门的前一秒,一把柳叶刀快他一步,从他脚边低低地飞过!
         “嘣”,韩文清耳边传来细细的丝线断裂的声音。
        紧接着,他的眼帘中闯入十几道银光。警察敏捷的本能让他侧身一转,立马退开几步。再定睛一看,十数把寒光闪闪的刀插在他之前的位置。饶是他这条硬汉,也不禁脊背发寒冒出一层冷汗。
        同样惊愕的还有胡同里的喻文州。本以为万事大吉的他看清那把柳叶刀时心中已暗叫不好——
       该死,他怎么就把跟在韩文清身边的张新杰忘了呢!
        虽然张队医不是刑警队出身,但没人敢仅只把他当医生看。且不说那堪比刑警的身体素质,就说他老喜欢拿医疗器械当武器。比如说,飞刀什么的。当然他医术和法医技术还是很过关的。不同于刑警队里的那帮大老爷们儿,张新杰心细,故有时也能当个指挥,搞搞分析。
        现在,张新杰一把柳叶刀破了喻文州的陷阱死亡之门。他其实一直都跟着这两人后面,因为硬拼的话他帮不上忙,只是负责从旁策应,协助队长。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不信他有鬼就怪了,所以他在韩文清踏入门前选择了先试探一下。
         还好。张新杰向这边赶过来,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反观喻文州,他却也不慌忙,镇定地换着弹夹。
      韩文清和张新杰对视一眼,这胡同是个死胡同,难道还怕他喻文州插了翅膀跑了不成?
      但喻文州还是那么温润地笑着,见他们逼近,只是慢慢地后退。
      渐渐退到胡同底了。难道这回,老鼠终于失足给猫逮着了?韩文清掏出手铐:“喻文州,束手就擒吧!”说完就要扑上去。
       “韩队不要那么着急啊。”喻文州话音刚落,一声巨响轰然炸起。
       “糟糕!”“新杰小心!”
       韩文清把张新杰护在怀里躲开。小巷里烟尘弥漫,呛得人睁不开眼,一个人影立在一间民房的屋顶上,下方已成一堆残垣断壁。
       本来想在喻文州掩护下接应方锐的王杰希,竟然又回来了。
        这不能怪王杰希。天知道他好不容易联系上方锐结果方锐竟然说又和林敬言打赌?完了两人还躲在博物馆里不出来?王杰希内心有一万句mmp。
       “王不留行报告,注意,不用接海无量了到时候他自己出来得了。”
      “迎风布阵收到。”魏琛也无所谓,他还是很信任方锐的实力的。“那么其他人,摆脱尾巴就回来吧,秋木苏君莫笑已经回到了。”
       “明白。”
       交代完,王杰希就直奔喻文州这边,毕竟让喻文州一挑二他也不太放心。也亏得他号称走位风骚魔术师身怀飞檐走壁之绝技,现在看来来得正是时候。
       王杰希从屋顶上下来,喻文州给了他一个拥抱。“魔术师大大的登场不错哟。”
       王杰希亲亲恋人的脸颊:“文州也干得漂亮。”他又看看巷口那边,苏沐秋这个新的催泪手雷蛮好用的嘛。
       见韩张二人差不多缓过来了,他抬手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说:“走吧。”然后拉着喻文州跳上墙头。韩文清赶忙开枪企图拦住二人,但这怎么奈何得了王杰希和喻文州?王杰希拿出一小包白色晶体,看也不看就往身后一扔,尔后就传来一声爆响。
       “……王杰希你哪来的雷汞?”魔盗团都知道王杰希业余爱好估计就是钻研钻研化学,喻文州也是认得那玩意儿的,“叶修不是说过雷汞太危险不准用吗?”
      “文州宁肯信叶不羞那货的话也不信我能让它更安全吗?”王杰希的大小眼闪过一丝得意的光。(bushi
       喻文州却罕有地没好气:“王杰希你给我小心着点你的小命。”
      “是,夫人。”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一边两人的身影已是在几条街开外了。
       韩文清张新杰此时也出了那条胡同。已经吃了一次教训的两人当然不会中招第二次,但那包雷汞炸得还是很有价值的,至少它拦住了两人追击的脚步。
       “啧。”韩文清本来就黑的脸此刻更是黑如锅底,忍不住握拳砸向一边的墙壁。一抬眼却看到张新杰还是那么冷静地在鼓捣着一个小小的信号接收器。
       “新杰你什么时候送过去的信号发射器?” 韩文清一看就知道张新杰干了什么。
        “他们准备走的时候。”张新杰抬头道,“发射器已经在喻文州身上了,我们还有希望。”
        “那先归队,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是,队长。”
   
       当然,我们不能忘了此时博物馆里的那对猫和老鼠。
       方锐凭着有地图的优势,在兜了两个展区后成功甩开了林敬言。他左右看看不见老林的人影,便故技重施又钻回了通风系统里。
       但方锐忽视了一点:既然他和魏琛可以使用手环联系,那么林敬言和肖时钦也可以啊。只不过,他们直接用的是蓝牙。
       加之林敬言有带肖时钦的飞行机器,不用他去追,那小东西都能轻而易举地识破方锐躲猫猫的把戏。但为了降低方锐的警惕,林敬言也不急,反而乐得与他周旋。
     而方锐钻进通风管后,飞行机器有噪音不便追踪,只好由林敬言亲自上了。
     “看来有点心吃咯。”
     林敬言不知道的是,在另一个通风管口的方锐也在偷笑:“老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知道不。”
      方锐不傻,外面的叶修苏沐秋和王杰希喻文州都吃了那飞行机器的苦头,他就不信他身后没有。但他发现进入通风管后那飞行机器好像没有跟上来,于是他顺着管道爬上一层楼,再钻出来,把林敬言留在里边了。
      不过方锐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下有林敬言和联盟警方,组织上边魏琛也告诉他暂时无法接应他。“早知道刚刚就该跟着王大眼走的……”不然现在也不会落得这个不尴不尬的境地。方锐那个惆怅啊……
       很不幸他也没惆怅多久,就听到身旁的管道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老林?!你动作这么快的吗!”方锐表示受到惊吓。       “点心大大你以为你的小九九我不清楚?”也许别人猜不透方锐的猥琐,但林敬言是谁啊,方锐的小套路早就让他摸清楚了。找了一圈没见着人,就知道他耍的是什么花招了。     
    “而且叶修大概是没跟你说,那个小机器是生物红外追踪的。”    
      “卧槽,林敬言你这是作弊!”
      “哪里哪里,兵不厌诈而已。”林敬言笑眯眯地说,“所以点心大大你认不认输啊?”      
    “想得倒挺美!”      方锐一咬牙,眼睛瞥到几步外博物馆开着透气的窗,略想一想就冲过去。    
    林敬言一惊,想要拦人已来不及,只好眼睁睁看着方锐跳上窗台,一扬手,一条飞索呼啸而出勾着隔壁的建筑,到手的点心就这么扬长而去了。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