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一只萌新^_^,尽量周更希望你们喜欢www
全职cp杂食,不产刀只产糖

[韩叶]牧狼人

嗯,突然想撸一个短篇。
七夕?不存在的
人类韩×狼王叶
渣文笔偏题没常识什么的还请见谅
私设如山,求别介
OOC到几乎原创了吧。。。QAQ
不喜勿喷
………………here we go………………
      夕日欲颓。
      黄昏时分,日落的余光洒在这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落在皑皑白雪中,一地清辉。风从远方的天际猎猎吹来,大块的云在天边集结。
      韩文清就在这草原上过了一辈子。是时候了,他想。
      从蒙古包钻出,他看了看屋后的那群小山,像是在等谁。 果不其然,山后很快就有了响动。韩文清听到脚爪踏在雪地上,雪花飞溅的声音。一群灰狼出现在山头。韩文清没有像常人一样惊慌失措,只是向狼群微微颔首。
      它们就停在那里,只有一头狼走了出来,踱步到他身边。韩文清蹲下身,轻轻抚摸狼头,那大家伙亦不躲不闪,喉间低沉地呼噜着,甚至还轻轻摇摇狼尾,神态慵懒。
      它的体格比其他狼都要大一圈,脖间的长毛蓬松而厚实地覆盖到前胸。一双绿莹莹的狼眼微微上挑,紫黑的唇吻也向上提起一个弧度,总好像在无声地嘲讽。
      它和韩文清是老相识了,当它还年轻时就做了头狼,总爱和他过不去,今天叼走他一只羊羔,明天在他打獭子时横插一脚。但有一回,它的狼群里有一条怀孕的母狼被韩文清设下的捕兽夹阵逮住了,还赶上分娩,哀哀地叫。狼群想要帮忙,却在迷魂阵一样的夹阵前望而却步。韩文清来看收成,愣了一下后不顾它们的吼叫警告,径直走入阵中,也不管母狼在他衣服上咬出的好几个洞,蛮力掰开那兽夹,给它裹了脚爪的伤,看也不看它腹下的狼崽,径直又走了。
      那狼王也重情义,不仅再没有骚扰过韩文清,还带着它的狼群在附近的山头住下。韩文清见它通人性,就给它取了个人名,叫它叶修。开始它还不认,叫久了叶修也就应了。
      平日里狩猎放羊互不干扰,偶尔合作一下加个餐。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了。
      叶修和韩文清都知道正值隆冬,那过境的黄羊已经来寻冬粮了。别看雪堆积得挺厚,白雪下还有绿油油的牧草呢。在草原牧民的家里黄羊肉可是一大美味,牧民也有打黄羊的传统。而叶修也得想法子不让狼群在穷冬中挨饿。他们又一次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块去了。
      韩文清拍拍叶修的脖颈,站了起来。叶修转过头,向狼群轻轻啸了一声。狼们闻声而动,跟着它们的狼王跑向远方,韩文清则拿了行囊翻身上马。马也跟着他好多年了,面对狼群,毫不害怕。他知道它们要去哪儿。
     不多时韩文清就来到一个小山坡下,把马安顿在一边。他看到山坡上的灰影已经埋伏好了。他爬上山坡,坡底是一处丰美的草甸,四面环山。他找了块石头掩护,趴好。 天不知何时已是灰蒙蒙的,乌云遮蔽了落日,雪花大片大片地飘落,随风盘旋。
     等到天幕完全黑下来,山的那边终于有了点动静。韩文清掏出一架单筒望远镜观察,一群黄点儿冒着雪,出现在对面的山头。
      韩文清和狼群伏得更低了。好一会儿,黄羊群终于确认安全,缓缓下山。到了草甸里,羊们用蹄子刨开积雪找草吃,强壮的公羊将母羊小羊护在中间,吃几口草就抬起头警戒一会,又低下头去。
      他们等得很耐心。羊群吃饱了,一个个的肚子滚圆,它们将在这里休养,草吃光了,再去下一处。夜已深,天地间只有风的呼啸。
      韩文清他们现在在草甸南面,北边西边都有叶修的部署,呈口袋状。只有东边一个缺口,韩文清在那里早有准备。他听到叶修悄悄起身,另几头狼也随它下了山坡。它们要去西面,给予羊群最猛烈的冲击。
      半夜,时机终于到了。韩文清看到西面一条狼影立在山间,仰头向天发出一声长啸。
      “嗷呜——”
       高亢悠长的声音是进军的号角,撕裂了夜的寂静。
     “噢呜——”
       三面群狼皆起立,回应着它们的首领,向下方的羊群发起冲锋。韩文清也站起来了,那马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身边。他骑上马,一夹马肚和它们一起冲下去。
      羊群被惊醒了,果然慌忙向东冲去。它们中的大部分拖着鼓胀的肚子,跑得歪歪扭扭,早已失去了黄羊平时令狼望尘莫及的敏捷和奔跑能力。叶修甚至已经咬翻了一头掉队的母羊。
      韩文清的马跑得快,也撵在黄羊后头。长长的套马杆一伸,快准狠地套住一头羊的脖子,把它拖翻在地,后面的狼自然扑上来按住就咬。他不管,松了套继续前进。
     羊群很快冲上山头,往下奔逃。那下面看上去一马平川,但不枉韩文清精心布置了好几天,实则暗藏杀机。狼群赶着羊到山头就停下来,眼睁睁看着黄羊冲下了坡——
     跑在最前面的头羊突然一声哀咩跪倒,前腿上咬着一个狰狞的兽夹。它身后的羊亦是翻作一团,有被兽夹夹着的,也有被同伴踏翻的。一时间鲜血四溅,狼群见了血,本能地有些蠢蠢欲动,却被韩文清和叶修喝止了。
      直到战场重新归于平静,一群几十只的黄羊只有几只逃脱,其余尽数被困于韩文清这几天来精密布置的夹阵里。
      韩文清这才放下拦住狼群的套马杆,任它们下去收割战果。叶修也下去把伤羊的喉管咬断,吸允着还冒着热气的羊血。当然它们不会打算就地大快朵颐,而是搬着战利品回老巢去。
      “汪呜汪呜——”这时,远方竟传来嘹亮的犬吠。
       该死。韩文清暗道不好,这边声响不大,怎么还是会引起那些牧民的注意?他啧了一声,回头招呼叶修:“快走。”
      叶修也支棱起耳朵,它自然也听到了。
     “呜吼——”它向狼群发出归家的信号,又叼起爪边的黄羊,把它拖到韩文清面前。
       它归你。叶修抬头看着韩文清,眼神里明明白白地说着。 韩文清也不磨叽,把羊拽上马背,打马向家的方向驰去。身后的狼群也叼着黄羊跟上。只留给那些闻风而来的牧民们一个夹阵,一地血迹。
        回到他的蒙古包,韩文清将那黄羊搬下马,开始处理。叶修自然是带着它的狼群回了狼巢。
        韩文清把切好的黄羊肉装了一盆,端出屋外,拿来几块牛粪生了堆火。几分钟后,篱笆外传来一声狼啸。
        韩文清走过去打开门放叶修进来,它轻车熟路地窜到一个远离火堆却恰好能享受温暖的地方。它趴下来,慢条斯理地清理着身上的残雪和血迹。
        韩文清拿来几根铁签,把切好的黄羊肉串上去,放在火上烤起来。羊肉的颜色渐渐变了,冒出的油吱吱地响,热气仿佛温暖了整个寒冬。
        他把其中两串放到一边放凉了,才招呼叶修道:“来吃。” 灰狼挪到他旁边,抱着肉串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了,舔舔嘴上的油光,继续等待韩文清的投喂。
        韩文清又烤了几串,还给自己的串串蘸了盐巴,洒上孜然。他到底是中原人,手把肉吃了几十年却依然更喜欢中原的吃法。倒是叶修,一条草原狼,吃了一个狼生的生肉,竟然被他带得喜欢吃烧烤。
        就这样,一人一狼,在黎明的曦光中吃着烤黄羊肉串,直到肉盆空空,火堆也渐渐熄灭。
       叶修心满意足地窝在韩文清身边,眯着眼享受着韩文清有一下没一下的顺毛,大脑袋时不时蹭蹭韩文清的手掌,硬硬的狼毛刮擦掌心,留下痒痒的触感。
       韩文清想到自己曾经年纪轻轻就来草原上闯荡,和这群狼混在一起后牧民就疏远了他。他毫不在乎,索性搬离牧民聚居区,与自己的羊群相伴,和这群狼为伍。
       这样儿……好像还不错啊。韩文清想到这儿,不禁轻笑出声。叶修闻声抬头看他,他却将脸埋入它蓬松的围脖里。
       拂晓的第一束晨光,轻柔地洒入蒙古包,照在狼王的灰毛和牧狼人的鹿皮袄子上,熠熠生辉。

END.
巨型OOC……我尽力了[绝望jpg.]
叶修粉们不要打我,相信我是粉不是黑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