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阳光

月更选手(理论上来讲,是的)
拙笔写不出其间万分之一的意思,还请见谅。
一只小透明,手残还话唠
尽量勤更希望你们喜欢^_^
头像cp色,双苏粉,但本质是杂食动物,写文尽量不产刀只产糖

[2018黄少天生日快乐]
少天生日快乐!!!
今年的小剑圣成年啦,可以出道啦!!
这个夏天,我们将见证黄金一代在赛场上大放光彩,见证蓝雨新的开始,见证剑与诅咒并肩作战的征程,见证黄少改变联盟规则的全过程(bushi
今年好不容易赶上了……希望明年也能给你过生日(:3)
业余玩家手写字很渣只求不嫌弃

[王喻王]王大瞳

 短打日常向,日常文不对题
梗源自我前天的真人真事
………………here we go………………
    又是一年夏休期,王杰希南下g市的第一件事却是被喻文州拉去了眼科医院。
     并不是喻文州终于受不了了要给王杰希整形他的大小眼——而是王杰希这段时间有时会和喻文州抱怨眼睛时常不舒服,干涩且疼痛。不用说,一定是爱岗敬业的微草队长改不了熬夜工作的习惯导致了视疲劳。王杰希懒得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去医院,但只是喝菊花枸杞水似乎也不管用。喻文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趁着夏休赶紧把人带去了眼科医院。
      治疗室里,大夫详细地询问一番以后吩咐:“先缴费,去做一下眼压和眼底照影的检查吧。”
       喻文州谢过医生,拉着王杰希去缴了费,拿到了好几张检查项目单。
      眼压很快就做完了,从检查室出来的王杰希用手不住轻揉着眼睛说那一小团空气打在眼睛上,又痒又干的让他忍不住想闭眼睛,又怕医生说他不配合。
      “只能忍一下啦,杰希。”喻文州赶紧把他揉眼睛的手捉下来,又想着这人平时成熟稳重,在自己面前却坦诚又任性,像个孩子,这大概就是真爱了吧。
        两人接下来赶到另一栋楼做眼底照影的检查。检查室门前的人不少,咨询台上唯一的小护士正在忙,王杰希和喻文州只好拿着病历在一旁等候。
         最初两人还担心在医院待得太久会被荣耀粉丝认出来,结果这份担心在他们淹没在一群大爷大妈的时候被打消掉了,索性扯下了伪装用的口罩和眼镜。
        好不容易等到小护士有空接下王杰希的病历,姑娘一看病历激动得险些尖叫出声:“王队!”一转头看见旁边玩手机的喻文州,“还有喻队!”两人一怔,随即打了招呼。      还好庙药私底下友谊深厚交情甚密并不是什么秘密,小姑娘并没有怀疑为什么王杰希会出现在g市的眼科医院,虽然很想要签名,但还是很认真尽职地先看过病历、开具号码单,再请两人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签了名。
        周围的大爷大妈们倒是不知道这厢是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有人在催促他们快一点了。
        “嗯,王队过来这边坐吧,滴过眼药水了吗?”       王杰希依着小护士所指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什么眼药水?”
       “散瞳用的眼药水啊。”小护士示意王杰希仰头面对天花板,滴眼药水的动作倒很是熟练迅速,“要滴三次哦,王队先在那边的椅子上坐一会,不要睁开眼睛,十分钟后再来找我。”
          眼药水滴入眼睛立即引起了一阵刺痛,王杰希心想着不用说我也睁不开眼睛,一边任由喻文州拉着他踉踉跄跄地走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三次滴眼药水,期间两个十分钟,王杰希愣是没睁过眼,权当是从早上忙到大中午后的小憩了。喻文州一直握着他的手,干燥温暖的手也安抚着他的心。
         滴完眼药水后小护士让王杰希耐心坐着等待叫号。王杰希过了一会才能睁开眼睛。他不近视,但散瞳后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模糊糊,带着重影,而且亮度提高了不少。于是他转过头问喻文州:“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说罢还特地瞪大眼睛。
         喻文州不看还好,一看就忍不住笑了出声。见王杰希疑惑地挑眉,他忍着笑回答:“你现在瞳孔好大,都占眼珠的三分之二了你知道吗。”他笑两声又补充道:“而且左边瞳孔还是比右边大。”
         王杰希:……
         他现在有点怀疑是不是小护士刚手抖滴右眼时眼药水都滴外边儿了。(喻文州:明明是杰希自己眨眼睛让药水流出来的好吧)
           喻文州笑得把头埋进王杰希的肩窝,而他王杰希还能怎么样呢,冷漠望天jpg.
          笑够了,喻文州直起腰来,故作严肃状:“那现在就不能叫你王大眼了。
          “得叫王大瞳。”
          “王大瞳同学,给拍个纪念照呗。”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给了(他眼中)面目模糊的喻文州一个白眼,但这并不能阻止喻文州留下他的又一个黑历史。
           “还挺萌的呀,杰希。”收起手机的喻文州美滋滋。
 END.
 以上王大瞳同学的经历就是我的真实经历……
除了我是深度近视而他不是……除了他有男票喻文州而我没有…… 

[环太平洋2]陪伴①

机甲开发出自我意识设定
全员日常向,时间线环二战后
主黑浪黑,冬日阿贾克斯和拳击手cp有(①可能看不大出来)
看完环太平洋2以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看到狂怒黑曜石和复仇流浪者,第一反应:卧槽他们怎么这么像。第二反应:卧槽他们怎么这么像一对儿cp。
啊他俩的宽肩窄腰大长腿我能舔一万年。
第一次写机甲,文不对题,私设如山,废话特多,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科技盲一个,电影里边的专有名词记不全了,如有不足请指出,谢谢^_^
………………here we go………………
一、
       PPDC可能到底还是觉得狂怒黑曜石除了研究还是有一定剩余价值的。所以他们并没有把黑曜石直接肢解切片研究,而是在取样后修好了他,还给他配置了一个双人驾驶舱和新的能源核心,一个崭新的,如同复仇流浪者的一样的橙黄色涡轮状核心。
      至于复仇流浪者,PPDC没有派遣运输机将他在富士山的残骸拖回来。他损毁太严重,但所幸核心cpu保存得还不错,杰克将它带了回来。所以基地斥巨资按照流浪者原有的设计方案重新组装了他的机体还给他做了几项升级,其他被损毁的机甲也是把还比较完好的部位运回来,再重新组装。
       由于那一场大战下来剩下的驾驶员寥寥无几,黑曜石还没有迎来他的驾驶员,只好静静地伫立在他的机位上。
        然而,谁也没想到黑曜石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人们都清楚太平洋海底的虫洞到底还是没有全部关上的,时不时有几只体型小的怪兽从未关紧的裂缝中钻出来搞点小破坏。那天正好中国香港附近的虫洞活跃,两只三级怪兽出现在莫玉兰基地附近。
      两只三级怪,放到现在来说只能算是两只小家伙。但是基地里的军官们那个愁啊。机甲是不缺的,可是驾驶员缺啊。这下连学员都还在接受治疗呢,没有驾驶员,光是机甲站在那里也不顶用啊。
     怪兽渐渐逼近,战斗机进攻掩护人们先撤入基地,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就在这时,一抹光自狂怒黑曜石橙黄的光学镜闪过。站在机甲面前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黑曜石竟然在没有驾驶员操作的情况下动了,自己向着基地大门走去。
    “怎么回事!!”所有人的通讯器响成一片,指挥中心的军官确认了好几次黑曜石的驾驶舱内无人也没有精神链接,可是他头部的怪兽次级大脑早八百年就被取下来了,到底是谁给他下了指令?
      在众人都以为黑曜石身上还有什么被先驱控制的地方这会儿是准备投奔怪兽时,黑曜石早就走出了基地迎着两只怪兽大步上去,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怪兽较柔软的腹部把它撂翻进海里。
       另一只怪兽猛扑过来,黑曜石一个转身把它拦腰抱起来了一个过肩摔,两只怪兽在水下滚成一团。
       黑曜石毫不犹豫地下了水,两只三级怪兽只有被他摁在海底摩擦的分儿,不大一会儿就完事儿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黑曜石全程都没有弹出他最趁手的武器——那双链锯,也没有开导弹,这让他不可避免地受了一点损伤。
      打完了,黑曜石上岸返回基地,在一干人诧异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机位站好,光学镜中闪动的光芒又熄灭了。
     工程师们围着黑曜石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天,把他的程序仔仔细细地研究了,终于确认:
      狂怒黑曜石,形成自主意识了。这自主意识来自于怪兽次级大脑与他的机体链接时产生的一种生物电流,导致他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和思想,与他的cpu一起控制自己的机体。但这种自主意识还是比较弱的,黑曜石并不能完全掌控机体,能动但是不能驾驭自己身上的装备,这也是他之前战斗时没有使用链锯和导弹的原因。而且,单靠自主意识战斗后会有长达几天的休眠期,所以研究人员暂时没能和黑曜石对接交流。
       这是一个大发现。如果能将这种技术普及所有的机甲的话,驾驶员与机甲链接的精神负担将会少很多,甚至一个人也能操控机甲。在减少对驾驶员需求的同时,机甲拥有自己的意识,在战斗中反应会更加灵敏而且与驾驶员配合更到位。
       很快,工程师们试着把黑曜石身上的生物电流传导到其他机甲上,使他们都开发了自主意识。
      这下,机舱可热闹了。 这里面常年二十四小时回荡着的除了人的说话声、机械的工作噪音,又多了一种声音:带着电流声的机甲的大嗓门儿。人走在机舱里可得时刻留意头顶,如果你不想被这些大个子们一脚踩扁的话。

二、
       尽管生物电流是相同的,但每一个机甲的性情都是不一样的。
      复仇流浪者喜欢待在狂怒黑曜石身边,一蓝一黑俩大个子一起坐在机位上。安全起见,他们其实并不被允许有太多的走动。流浪者的性子有点像杰克潘考斯特,但不会显得太吊儿郎当;而黑曜石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和驾驶员接触过,显得沉默寡言。
     也许是因为相像,流浪者显然对黑曜石是很好奇的,而且他相信黑曜石同样对他抱有探究的欲望。
     流浪者在黑曜石面前是憋不住话的,可惜他搭着人家的肩说一堆话黑曜石也不过给一两句的回复。
       “嘿老伙计,珍惜一下你的声卡消停会儿行吗?” 杰克穿着作战服向他们走来,明显是有任务了,“走吧,让狂怒黑曜石清净一会。”
      我并不觉得他很吵,黑曜石想。他看着流浪者起身,见他黄色光学镜中的光向上闪了一闪,大概是在模仿人类翻白眼的动作。
      不过好像确实是安静了一点。
      黑曜石环顾四周。冬日阿贾克斯本是警用机甲,最近为了开发自主意识也来到了莫玉兰,此时正和小不点拳击手坐在对面机位上——准确的讲,拳击手站在阿贾克斯的手掌上,阿贾克斯坐在地上。
      “冬日阿贾克斯你再拿手指戳我试试信不信我把你手指头全焊在一起啊!”拳击手抱着头,气得声卡都发出了破音。
      “没有戳,我只是想拍拍你的肩膀而已。”湖蓝色的警长听上去很愉悦,然后熟练地伸手接住了朝他的面部装甲砸来的一团金属球。
        冬日阿贾克斯平时一副严肃的正经样儿,其实性格很温和。但面对小小的拳击手他总是玩心大起,有时候他把拳击手逗急了,小机甲会团成球砸在他的面部装甲上然后跑掉。
         另一边,军刀雅典娜、凤凰游击士和极致守卫者围成一圈蹲在机位上,他们年轻的驾驶员们刚刚与他们一起完成了模拟实战训练却还留在驾驶舱里,欧阳津海试图教会他们一种中国传统棋牌游戏——斗地主。
       在此之前,他们也教过机甲们剪刀石头布什么的。或许正是因为年轻驾驶员们都比较活泼,这仨机甲也是整个基地最不令人省心的家伙,对人类社会的好奇心尤其强烈,满基地乱窜是很经常的,不过要说真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的话,大概就是竖中指这个动作让几乎整个基地的机甲都学会了。(当然冬日阿贾克斯是不会允许拳击手这么做的,这同样使拳击手感到气闷——为什么阿贾克斯总把他当未成年机!)
      “嘿,小鬼们!下来,不要随便浪费机甲的能量!”奈特站在高处的平台上,用扳手狠狠敲击着栏杆喊道。他的伤还没有好全,没和杰克一起出任务,而是和漂亮的女工程师一起准备给黑曜石做例行的机体检查。
      黑曜石配合地站起来,让他们检查他的外部装甲和扫描关节内部的轴承结构。
      基地的机甲工程师都不得不承认,制造黑曜石的家伙是个高手。无论是外部装甲的材料、内部各零件的组装还是武器火力的配置,都高于基地中机甲的水平。奈特想起之前杰克和他聊天时说过:“我简直迫不及待想钻进黑曜石的驾驶舱试试和他链接的感觉了。”
       奈特当即不屑地哼道:“我觉得还是流浪者更性感一点,和我一样帅。”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和他试试的欲望?”
      “好吧,是有一点。”但搭档一如既往的流氓句式令他不想承认这一点。
       此时看着这个比复仇流浪者还要高大的家伙,奈特知道,他对每一个驾驶员或学员都有巨大的吸引力。
     “狂怒黑曜石,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战斗吗?”检查完了,奈特还是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一直埋在他心里的问题。
      黑曜石的光学镜闪了闪,带着电流声的低沉嗓音回答道,“当然,没有谁会拒绝更强大的力量。”
      也没有谁会拒绝友谊和爱情的陪伴。

TBC.

[王喻王]晨跑

撸一个无差小段子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私设老王在G市]
………………here we go………………
      作为一个朝九晚五的正向着三十奔去的不想变得油腻的白领,王杰希养成了每天早上晨跑五公里的习惯。
      G市的珠江边就是非常理想的跑道。早晨的阳光穿透河上轻纱般的晨雾,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旁边的大马路还没有迎来早高峰,人行道上已有不少来来往往的晨练者,跑步的,骑车的,打拳的,跳舞的,倒是挺热闹。
      王杰希带着耳机,里面放着节奏适合跑步的慢摇,脚下速度不紧不慢。
      不大一会儿,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蓝色的运动短袖,黑色运动短裤下露出两条修长劲瘦的腿,中分的短发清清爽爽,眼角微弯,黑亮的眼中带着一点如曙光一般的笑意。
      青年迎面向他跑来,向他微笑——王杰希第一天来跑步的时候就见他在跑,虽然两人素不相识,但同一条路上跑的,早就彼此混了个面熟。
      王杰希向青年点点头,两个相向奔跑的身影很快相遇,又错开。
     每个早晨,王杰希都能能遇见这个青年;每一次看到他的微笑,都如清晨第一缕曦光,唤醒他一天的好心情。
      而今天,神使鬼差地,王杰希脚下步子一顿,一拐,折身向后,跟着跑在青年的身后。
      双腿自动调节到与身前人一致的节奏,平视的眼中映入青年微微向前倾的脊背,前后的摆臂牵动背部流畅的肌肉,尤其是那一双蝴蝶骨,隐约展现出漂亮的形状。
      青年好像感觉到身后的变化,脚步放慢了,使王杰希不得不和他并肩而行。
      王杰希不由得有点囧,好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发现了耶。
      但青年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两人都带着耳机,一路无话,唯有脚下一致的步伐、频率相同的摆臂,和计步器传来的里程数提示音。如果此时王杰希摘下耳机,他还能听到两人同步的呼吸。仿佛他们不是陌生的路人而是多年的老友,一呼一吸间皆是环环相扣的默契。
      五公里不长,两人很快就一起跑完了。王杰希知道青年要在前面不远的公交站搭车回去,而自己要直接穿过马路走回家。
      他们一起慢了下来,各自做一些放松的动作。
      到了路口,王杰希摘下耳机,听到今天早上的第一声问候:
      “早晨啊。”
      他循声转头看向微笑的青年,温润的嗓音说的是粤语,明媚如阳光,还回荡在他的耳边。

END.

开学啦,难得轻松的第一个周末……
也祝大噶开工开学快乐啊(bushi

[喻王2018文州生贺]Glad You Came(全)

陪文州过的第一个生日!
从生日写到情人节emmmmm
前几天发的(1)写得实在太赶有点难看,所以改了一下为不影响阅读发了全文,不好意思QAQ
这是一个自我坦白心迹的OOC的大眼,是坦白心迹,坦白心迹,不是表白……
灵感源自Boyce Avenue的《Glad You Came》很适合喻王的一首歌^_^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时间是世邀赛后一个赛季
本生贺文全文的喻几乎都存在王深深的脑海里:)
[]内为书信内容,内容不很正式还请多担待 ………………here we go………………      
      世邀赛后,国内联盟的比赛依然要继续。冬休前的最后一个有常规赛的周六,恰好就是二月十日。
      恋人的生日和比赛日撞了,王杰希也十分无奈。
      “抱歉文州,今年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还是处于两地分居状态的他们每个晚上都会通一次电话,分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也只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
      “没事啦杰希。”电话里,喻文州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润,带着粤味的软糯。他轻笑一声,“不过,我可不可以期待一下我的生日礼物呀?”  
       “当然,敬请期待。”
         又聊了一会,两人互道晚安后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睡觉,而是回到书桌旁找了好一会儿,划拉出一叠前阵子联盟出的五圣周边信纸,又拿了手机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坐下来开始写信。

         [致 文州:  
                生日快乐!
               很遗憾不能当面送上我的祝福。不过这封信和你的礼物会在比赛前送达,希望它能给你一个好心情。                    我知道某人总是觉得我不够坦率,所以今天可以了了你一个夙愿。
               至于你蓝雨再抢微草一个冠军的夙愿,我只能说,没门儿:)]  

       王杰希平时的字体介乎于行书与草书之间,但眼前这封信件还是挺特殊的,当然不能龙飞凤舞地写。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完开头后,平生第一次干这事儿的魔术师大大发现,他好像,没词儿了。
      说些什么好呢?正想着,耳机里传来舒缓的英文男声,伴着吉他和小鼓,像潺潺的河水一样流入耳中。
       王杰希心中那点无措而焦虑的情绪像是得了安抚一般,慢慢在歌声中平静下来。
      他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是喻文州推荐给他听的,那是在之前夏休期的一次晚间饭后散步,两人共享一副耳机听喻文州手机里的歌。喻文州是平时习惯戴着耳机听歌做事的(后来他把这个习惯传染给了王杰希),手机里杂七杂八各种语言的歌都很多。王杰希听着挺有好感,就随口问喻文州这是什么歌。
        “Glad You Came。”喻文州笑答,“杰希也喜欢这首歌吗?”
      “还不错。”  
        歌声就像那个人,是温和的,又有一股坚定的向前的力量。王杰希的思绪随着歌声展开,思路自然水到渠成了。

        [那么先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讲起?      第二赛季嘉世对百花,我在你后边看你记笔记,想着还有人比赛没完就开始做战术分析呢,就忍不住跟你一起思考了。我见你在思考一叶之秋破繁花血景的瞬间,好像有点苦恼的样子,所以我就把我的思路说出来了。
         你当时有点惊讶地转过头来向我笑——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得不说那真有点惊艳——然后我知道了你是蓝雨的喻文州,你知道我是微草的王杰希。
         当时,我可是相当期待和你在下个赛季会面的,因为我想你的战术头脑肯定能让你成为叶秋之后第二个心脏,没想到你和黄少天竟然放了我一赛季的鸽子←_←]  

       王杰希写完这一段,索性开玩笑似的在后面画了个小表情。但他顿了顿,还是很正经地在下面添了几句:     

     [说实话,那时候,我很欣赏你。方士谦当时见我研究一个还没出道的“蓝雨小毛头”的资料,还说我着了魔。但我想,就算着魔也是你对我下的诅咒。]  

       他停下笔,往事经过差不多十年时间的洗礼,依然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他往下写:  
   
       [是了,诅咒。我总是觉得,喻文州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诅咒?让我的目光不曾离开你。
        第四赛季你出道撞新人墙,我本想安慰你,你倒是开口问我和团队脱节的问题。
        说来也好笑,微草队内配合的矛盾还是蓝雨队长参与分析的,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PK帮过新人墙,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吧。
        只有一个赛季的相处,我却能渐渐感觉到,你和我互相理解,彼此支持,是多么的默契。]    

      王杰希已不记得他们俩加上黄少天在那个赛季PK了多少次,喻文州心脏的套路开始逐渐积累,配合黄少天的机会主义风格,剑与诅咒优秀的防守反击战术慢慢形成,有时候还能出其不意地连魔术师也着了道。
       同样,当王杰希打算转换打法时,喻文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王队,你可想好了?”
        “嗯。”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王杰希义无反顾。只是他还不能向微草的队员们透露这个想法,连方士谦也不能告诉,不然只会扰乱军心。所以他来找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会理解他的心思。
        喻文州果然没说什么,只是陪他一次次对练,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他讨论。
       在数不清的漫漫长夜中,王杰希总是开着荣耀竞技场,手边放着咖啡和笔记本,和远隔千里的喻文州连麦讨论。听着耳机传来那人温软的嗓音,王杰希简直都能想象得到网线那一头的人时而皱眉深思,时而微微一笑的模样,直至夜深。

      [也许是——我不太记得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吧。因为我们如此相配。]  
  
      王杰希一边写着,一边嘴角都不自觉地带上一丝笑意。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还秃噜了一把头发。

       [我知道许多人以为你喜欢黄少天,但我一直觉得你会关注我。也许这就是你说的“魔术师的迷之自信”?我更倾向是我们同性相吸。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心照不宣地互相喜欢就是不说——当然,我得承认这是我的不自信。然而我没想到你会在第五赛季向我表白。]  

      是的,表白。王杰希对那个微草拿下第一个冠军的夜晚记忆刻骨铭心。
     庆功宴上尽管王杰希千般万般推拒,还是被灌了不少酒,有些醺醺然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钻出宴会厅,在露台上坐着吹风。
    “王队介意我再敬你一杯么?”
     不知何时,喻文州来到他身后。微草是邀请了一些来观战的战队参加这个宴会,喻文州显然也在邀请之列。
     王杰希有点惊讶,但喻文州还是笑吟吟的。他接过人手中的一支高脚酒杯,两支酒杯相碰发出“叮”一声轻快的声响,低度果酒金黄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摇晃。王杰希酒量还是可以的,至少不会像叶修一样一杯倒。只是酒还未入口,人已经先醉。
      “敬你的冠军,和曾经的魔术师。”
      “谢谢。”
       两人并肩坐着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忽的再次开口道:“杰希,想要今晚来个双喜临门吗?”
      亲昵的称呼让王杰希愣了一下,而后大脑开始飞速思考何为“惊喜”。期待和好奇像爪子一样抓挠他的心,但面上王杰希依旧一平二稳八风不动:
       “哦?”

     “王杰希,我喜欢你。”   

     虽然有那么一点的心理准备没让王杰希感到天崩地裂,但这突如其来的直球还是把他打得发懵。
      喻文州笑靥如故,其实细看就会发现还是有一点紧张藏在他僵化的嘴角和不经意握紧的手中。
      王杰希僵直了好一会,笑容渐渐染上嘴边:“文州……我们,还真是,心意相通啊。”  
     他向喻文州伸出手,抬眼看到青年眼底真真切切带着惊喜的笑意。下一秒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喻文州一手扣住他的头,两双唇紧紧地缠绵依偎在一起。王杰希抓住他另一只手,十指相扣。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我只能说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花怒放”。我当时第一感觉是心安的,释然的。另一感觉就是其实文州你才是我生命中的魔术师——只有你能不按套路地给我变出这么多惊喜。]

      耳机里的歌早就被调成单曲循环,歌声笼罩静谧的夜,化作岁月的柔情。

     [第六赛季我就不想提了,某人坑起我来可是毫不手软,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杰希不禁想起第六赛季季后赛决赛前一晚,明明同在b市,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打电话。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提第二天的赛事,但即将挂电话时,喻文州突然对他说:“杰希,明天要是蓝雨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
     “可以,但冠军会是微草的。”王杰希下意识就说,“微草赢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好呀。”  
      最终,蓝雨赢了。这次欢庆的轮到蓝雨了,喻文州却溜得比王杰希还快,拉着他回到酒店,一直黏黏糊糊挂在他身上。
     进了房门,喻文州的狐狸尾巴终于显现出来:“杰希,给我……好不好。”
     王杰希这才知道,喻文州是想拿他当冠军礼物。     他答应了。
    两人都是初次,探索的欲望反而让那个夜晚更加疯狂。他无比清晰地记得那一夜,在他鬼使神差地沉默着抱住喻文州后,恋人铺天盖地一般的吻;记得喻文州抱着他从门口走向床边而自己只来得及在慌乱中关掉房间的灯;也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被喻文州开发成性 感的模样,也第一次体验到谦谦君子之下,喻文州也有强硬的一面和霸道的控制欲。
      王杰希现在回想起那夜,脸上还禁不住有点儿烧,嘴角轻微抽搐。

      [不过,当我看着你捧起冠军奖杯,听到有人说起药庙之争,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我认为没有什么比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更能使人进步,就像没什么比我们之间平等的爱情更有趣。
     能与你同台竞技,也是我的幸运。
     哈,文州,你也许想不到那会儿我多想向全世界宣布,我们是对手,也是恋人。可是不行。
     所以我们只能偷偷相爱,做表面朋友。你连对黄少天都隐瞒了,不是吗?]

      所以第八赛季全明星的那场新人挑战赛,王杰希看到选手席上的喻文州起身鼓掌时,心下一惊,担心会不会暴露出什么。
     可是什么也没有,无论是观众还是选手们似乎都没有留意到蓝雨选手席的异常。
     王杰希转头看向还未坐下的喻文州。那人鼓着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和喜爱,好看的眉头却微微皱起,带着一点的……是关心么?
     彼时喻文州见王杰希看过来,便朝他歪歪头,笑得眉眼弯弯。
     王杰希心中蓦然一松。所有人——包括高英杰——都在为他这场的胜利感到惊奇,唯独喻文州,看出王杰希这一着暗藏的真正用意。(啥?叶修?这会儿深情对望的小两口眼里哪还能还有别人呢^_^)
     喻文州这几年一直看着王杰希对微草含辛茹苦地付出,敬佩是有的,但要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不过他也只是偶尔调侃一下微草好爸爸是不是也压力山大,至于安慰就没有了,因为不需要。两个心灵强大的人在一起,能够心意相通互相理解支持已经是最好的慰藉了,何须用言语来表达呢?
  
     后来王杰希还是听到喻文州说出了他对自己的真心话,在当晚聚餐喻文州喝醉的时候。
      在那个晚上王杰希作为当天的主角之一,频频被敬酒。喻文州跟在他身边,不动声色地替他挡了不少酒。结果王杰希没醉,喻文州倒是先醉了。王杰希把他扶回酒店房间,他挂在王杰希身上,酒品挺好一直安安静静的。王杰希准备回去时却被喻文州拉住了,双手环着王杰希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模糊道:“杰希……要是能多陪陪你……陪你一起……就好了……”
      王杰希一愣,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他回抱住喻文州,将头久久地埋在人脖颈间,听那人沉眠中安稳的呼吸。

       [第八赛季全明星,你给我鼓掌,还有酒后吐的真言,我都不会忘记。
       年轻时候,觉得人当如鹰,自由地盘旋翱翔在蓝天之上。遇见你,我才明白人其实应该像天鹅,哪怕有飞跃珠峰的能力,在遇见终生唯一的伴侣后,也愿意收敛了羽翼,安家在一方池塘里。
       一时的分别也没有关系,我的余生都会陪着你,文州。]

      耳中的音乐进入到高潮,男声上扬了一个调,吉他奏出轻快的弦音,小鼓打着富有节奏感的拍子。

     “The sun goes down
       The stars come out
      And all that counts
      Is here and now
      My univer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m glad you came
      I'm glad you came……”

     [嗯,还有——我的魔术师,感谢世邀赛的时候你给我的最大的惊喜。
      谁都不会忘记我们中国队拿下世界荣耀冠军的那晚上。
      我记得最深的,除了那场让我打得最爽的决赛、那尊金光闪闪的奖杯,就是苏黎世体育馆那巨大的玻璃穹顶。]

     那一个晚上,夕阳西下,繁星满天,观众已经陆陆续续地散了,偌大的场地里只剩下刚被采访完的一行人慢慢地走着,或看着叶修手上的奖杯傻笑,或悄悄别过头去一抹眼角的泪水。王杰希和喻文州照列并肩走在队伍后头,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杰希,”喻文州突然望着他开口,“我要许冠军愿望。”
     从第六赛季开始,两人就约定了谁拿冠军谁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简称冠军愿望。可惜这条约除了第七赛季夺冠时王杰希向喻文州提出要他来b市陪了自己一整个夏休期的要求以外,再没起过作用了。
     世邀赛冠军也是冠军,冠军愿望还是能许的。

     “那么,你愿意与我结为连理吗,王杰希先生?”
      喻文州突然变魔术似的从队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深色天鹅绒面的小盒子,打开只见一双款式简单的银白色指环,戒面上刻着的“Y”和“W”闪着耀眼的光芒。
     王杰希自从第五赛季被喻文州吓了一回后心脏强大多了,但还是有点懵。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变得缓慢,场馆中柔和的灯光打在眼前人微笑的脸上,将那对温柔的眼睛照得熠熠生辉;耳畔响起队友们的尖叫与起哄,黄少天嚷嚷得最大声;王杰希自从赢了比赛以后就再也绷不住脸嘴边一直带着笑,此时喜悦更是染遍眼角眉梢。他向恋人伸出手,喻文州郑重地将戒指套在他的右手中指上,指环轻轻碰上旁边食指的冠军戒指,发出细小的声响。
      “我愿意。”王杰希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回答。“我也要许冠军愿望。
     “我想要与你共度余生,白头到老,可以吗,喻文州先生?”
     “当然可以。”喻文州也伸出手,任由王杰希取了另一枚戒指套在自己手上,还抓住恋人的手轻轻落下一吻。
       “啧啧啧看不出来啊文州大眼,”叶修叼着烟道,“脱团了请吃饭啊!”
       “对对对请吃饭啊你们两个!赔偿我的心理损失还有队长你欺骗我的感情……”黄少天显然还没有在自己白菜拱了对家猪的冲击中缓过来。其他队友把这个惊喜消化了一下后也是纷纷送上祝福。
 
      [你知道吗,那天我们互相许下冠军愿望的时刻,最是重要。倘若人弥留之际真能回忆一生,那这应该是必定出现我脑海中的印象。
     我知道,相遇让我的世界再不会和以前一样。
    文州,I'm glad you came.]

     王杰希读书时期出于种种原因练过花体英文,这会儿倒还没忘,写起来顺手流畅。
     写完了,王杰希再读了几遍确认无误,想想又顺手在最后两行添上:

    [Time is slipping away
     Away from us so stay
     Stay with me I can make you glad   
    you  came
                                 
                                 王杰希]

    末了他还是惯常地签了个龙飞凤舞的“王”,发觉不妥也只好在后边写个老老实实的“杰希”。
    优美的字体装点了内容满满的信,信纸被郑重地叠好,装进信封,放入王杰希准备的蓝色礼物盒——里边装有一条针脚细密的蓝绿色围巾,不用说,来自微草队长独家的手笔。
    夜已经很深了,万籁俱寂。王杰希伸了个懒腰,正欲起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抽出一张便签,写了几个字一块儿塞进盒子里。
 
     “情人节你来b市过,礼物我就不准备了啊:)”

END.
    修为尚浅,笔力不足,十分抱歉
    我知道信结尾要写日期……可是恕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orz
    如有意见,欢迎下方评论:)

[喻王2018文州生贺]Glad You Came(1)

赶上了赶上了
陪文州过的第一个生日!
文州生日啦就写一次喻王让他当一次攻吧(笑)
这是一个自我坦白心迹的OOC的大眼,是坦白心迹,坦白心迹,不是表白……
灵感源自Boyce Avenue的《Glad You Came》很适合喻王的一首歌^_^
私设如山,巨型OOC,几乎原创的那种
时间是世邀赛后一个赛季
本生贺文全文的喻几乎都存在王深深的脑海里:)
[]内为书信内容,内容不很正式还请多担待
………………here we go………………
      世邀赛后,国内联盟的比赛依然要继续。冬休前的最后一个有常规赛的周六,恰好就是二月十日。
      恋人的生日和比赛日撞了,王杰希也十分无奈。
    “抱歉文州,今年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还是处于两地分居状态的他们每个晚上都会通一次电话,分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也只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
      “没事啦杰希。”电话里,喻文州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润,带着粤味的软糯。他轻笑一声,“不过,我可不可以期待一下我的生日礼物呀?”
      “当然,敬请期待。”
       又聊了一会,两人互道晚安后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睡觉,而是回到书桌旁找了好一会儿,划拉出一叠前阵子联盟出的五圣周边信纸,又拿了手机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坐下来开始写信。

     [致 文州:
             生日快乐!
           很遗憾不能当面送上我的祝福。不过这封信和你的礼物会在比赛前送达,希望它能给你一个好心情。
           我知道某人总是觉得我不够坦率,所以今天可以了了你一个夙愿。
           至于你蓝雨再抢微草一个冠军的夙愿,我只能说,没门儿:)]

      王杰希平时的字体介乎于行书与草书之间,但眼前这封信件还是挺特殊的,当然不能龙飞凤舞地写。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完开头后,平生第一次干这事儿的魔术师大大发现,他好像,没词儿了。
      说些什么好呢?正想着,耳机里传来舒缓的英文男声,伴着吉他和小鼓,像潺潺的河水一样流入耳中。
      王杰希心中那点无措而焦虑的情绪像是得了安抚一般,慢慢在歌声中平静下来。
     他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是喻文州推荐给他听的,那是在之前夏休期的一次晚间饭后散步,两人共享一副耳机听喻文州手机里的歌。喻文州是平时习惯戴着耳机听歌做事的(后来他把这个习惯传染给了王杰希),手机里杂七杂八各种语言的歌都很多。王杰希听着挺有好感,就随口问喻文州这是什么歌。
      “Glad You Came。”喻文州笑答,“杰希也喜欢这首歌吗?”“还不错。”
     歌声就像那个人,是温和的,又有一股坚定的向前的力量。王杰希的思绪随着歌声展开,思路自然水到渠成了。

    [那么先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讲起?
     第二赛季嘉世对百花,我在你后边看你记笔记,想着还有人比赛没完就开始做战术分析呢,就忍不住跟你一起思考了。我见你在思考一叶之秋破繁花血景的瞬间,好像有点苦恼的样子,所以我就把我的思路说出来了。
     你当时有点惊讶地转过头来向我笑——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得不说那真有点惊艳——然后我知道了你是蓝雨的喻文州,你知道我是微草的王杰希。
    当时,我可是相当期待和你在下个赛季会面的,因为我想你的战术头脑肯定能让你成为叶秋之后第二个心脏,没想到你和黄少天竟然放了我一赛季的鸽子←_←]
   
    王杰希写完这一段,索性开玩笑似的在后面画了个小表情。但他顿了顿,还是很正经地在下面添了几句:

     [说实话,那时候,我很欣赏你。方士谦当时见我研究一个还没出道的“蓝雨小毛头”的资料,还说我着了魔。但我想,就算着魔也是你对我下的诅咒。]

     他停下笔,往事经过差不多十年时间的洗礼,依然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他往下写:

    [是了,诅咒。我总是觉得,喻文州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诅咒?让我的目光不曾离开你。
     第四赛季你出道撞新人墙,我本想安慰你,你倒是开口问我和团队脱节的问题。
     说来也好笑,微草队内配合的矛盾还是蓝雨队长参与分析的,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PK帮过新人墙,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吧。
     但在一个赛季的相处中,我渐渐感觉到,你和我互相理解,彼此支持,是多么的默契。]

    王杰希已不记得他们俩加上黄少天在那个赛季PK了多少次,喻文州心脏的套路开始逐渐积累,配合黄少天的机会主义风格,剑与诅咒优秀的防守反击战术慢慢形成,有时候还能出其不意地连魔术师也着了道。
     同样,王杰希打算转换打法时,喻文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王队,你可想好了?”
      “嗯。”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王杰希义无反顾。只是他还不能向微草的队员们透露这个想法,连方士谦也不能告诉,不然只会扰乱军心。所以他来找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会理解他的心思。
     喻文州没说什么,只是陪他一次次对练,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他讨论。
     在数不清的漫漫长夜中,王杰希总是开着荣耀竞技场,手边放着咖啡和笔记本,和远隔千里的喻文州连麦讨论。听着耳机传来那人温软的嗓音,王杰希简直都能想象得到网线那一头的人时而皱眉深思,时而微微一笑的模样,直至夜深。

    [也许是——我不太记得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吧。因为我们如此相配。]

    王杰希一边写着,一边嘴角都不自觉地带上一丝笑意。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还秃噜了一把头发。

     [我知道许多人以为你喜欢黄少天,但我一直觉得你会关注我。也许这就是你说的“魔术师的迷之自信”?我更倾向是我们同性相吸。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心照不宣地互相喜欢就是不说——当然,我得承认这是我的不自信。然而我没想到你会在第五赛季向我表白。]

     是的,表白。王杰希对那个微草拿下第一个冠军的夜晚记忆刻骨铭心。
     庆功宴上尽管王杰希千般万般推拒,还是被灌了不少酒,有些醺醺然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钻出宴会厅,在露台上坐着吹风。
    “王队介意我再敬你一杯么?”
     不知何时,喻文州来到他身后。微草是邀请了一些来观战的战队参加这个宴会,喻文州显然也在邀请之列。
     王杰希有点惊讶,但喻文州还是笑吟吟的。他接过人手中的一支高脚酒杯,两支酒杯相碰发出“叮”一声轻快的声响,低度果酒金黄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摇晃。酒还未入口,人已经先醉。
    “敬你的冠军,和曾经的魔术师。”
    “谢谢。”
     两人并肩坐着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忽的再次开口道:“杰希,想要今晚来个双喜临门吗?”
      亲昵的称呼让王杰希愣了一下,而后大脑开始飞速思考何为“惊喜”。期待和好奇像爪子一样抓挠他的心,但面上王杰希依旧一平二稳八风不动:
     “哦?”
     “我喜欢你。”

    虽然有那么一点的心理准备,但这突如其来的直球还是把王杰希打得发懵。
    喻文州笑靥如故,却还是带有一点紧张。
    王杰希僵直了好一会,笑容渐渐染上嘴边:“文州……我们,还真是,心意相通啊。”
    他向喻文州伸出手,抬眼看到青年眼底真真切切的笑意。下一秒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喻文州一手扣住他的头,两双唇紧紧地缠绵依偎在一起。王杰希抓住他另一只手,十指相扣。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我只能说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花怒放”。我当时第一感觉是心安的,释然的。另一感觉就是其实文州你才是我生命中的魔术师——只有你能不按套路地给我变出这么多惊喜。]

    耳机里的歌被调成单曲循环,歌声笼罩静谧的夜,化作岁月的柔情。

     [第六赛季我就不想提了,某人坑起我来可是毫不手软,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杰希不禁想起第六赛季季后赛决赛前一晚,明明都在b市,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打电话。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提第二天的赛事,但即将挂电话时,喻文州突然对他说:“杰希,明天要是蓝雨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
     “可以,但冠军会是微草的。”王杰希下意识就说,“微草赢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好呀。”

    最终,蓝雨赢了。这次欢庆的轮到蓝雨了,喻文州却溜得比王杰希还快,拉着他回到酒店,一直黏黏糊糊挂在他身上。
     进了房门,喻文州的狐狸尾巴终于显现出来:“杰希,给我……好不好。”
     王杰希这才知道,喻文州是想把他当冠军礼物。
    他答应了。
    两人都是初次,探索的欲望反而让那个夜晚更加疯狂。王杰希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被喻文州开发成性 感的模样,也第一次体验到谦谦君子之下,喻文州也有强硬的一面和霸道的控制欲。
   
    王杰希现在回想起那夜,脸上还禁不住有点儿烧,嘴角轻微抽搐。

    [不过,当我看着你捧起冠军奖杯,听到有人说起药庙之争,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因为我认为没有什么比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更能使人进步了,就像没什么比我们之间平等的爱情更有趣。
     能与你同台竞技,也是我莫大的荣幸。]

TBC.
明天发下文

文州生日快乐!成年撒花!
陪文州过的第一个生日^_^

2018,你已肩负起蓝雨的未来
一路逆风,你的脚步却从未停止
走吧,我们陪着你,一起前进!

先摸一张鱼
emmmm字丑多担待
生贺文会有的,明天……吧

练字使我降火清心。
净化tag,写得还是很急字丑多担待
恕我直言,某人现在的行为就好像熊孩子在一大群长辈面前要东西要不到就撒泼打滚发烂扎一哭二闹三上吊一样
又吵,又蠢,又无耻:)
希望明天开屏还是美好的一天,晚安。

朋友:你画个六星光牢呗。
我:哦。

我我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荣耀的术士们……QAQ